若要如何?全憑自己?


     在大成就明師妙禪師父的座下,願意依教奉行的弟子,見證了妙禪師父不可思議的大威德力,這改變命運的力量,有誰能夠做到?唯有見證諸相非相如來的大成就明師,才有救渡眾生的機會幇助每一位弟子跳脫命運的定調軌道,從此脫胎換骨,妙禪師父的慈悲大愛,出現在如來精舍裏的每一位師兄姐的心得見證,流露出溫馨、自在、沒有壓力、不用苦修苦練,是一種非常適合現代忙碌人修行的一種方式。
有人努力100分就能得到100分,有人努力100分卻只得到70分,但有些人努力100分卻永遠不成功,如果若要如何全憑自已,這個理論是成立的,為何會有上述的差別?想想這麼認真專一的愛一個人,為何最後會走向離別,離別的時侯為何又這麼痛苦萬分無法走出傷痛?想看看憂鬱的人、躁鬱的人,要他快樂一點、想開一點、放輕鬆一點?說很簡單,但為什麼做不到?以及生活經濟重擔把自己壓得喘不過氣來,為何透過旅遊、聽音樂、運動在當下或短時間釋放壓力但卻週而復始不斷重覆無法真正獲得解決之道,身體老是出現大大小小的病痛甚至好端端的卻突然得了重症或面臨無常,上述是否也曾在您的腦海裏百思不得其解?想不透,最後只好歸咎於命或運氣不好、還是體質遺傳?原來透過大成就明師所帶領的禪修禪行讓每一個人真行實證而有機會認識真正的自己是誰?進而能成為命運真正的主人,掌握在手。

 

 

改變命運的力量

師父的真愛超越世間一切,照破習氣,護我免受靈障攻擊

    從小到大,我長期的體弱多病,尤其是顯露在腸胃問題。小時候是嚴重的便秘,長大以後不僅沒有好,還多增加了幾近潰瘍的胃炎,甚至已經開始偶發胃食道逆流的狀況,而那時的我不到20歲,卻已經開始犯中年人的毛病。

我以前在人前看起來是個脾氣溫溫的人,其實我極度壓抑自己。只要跟我有一定程度熟悉之後,就會知道我情緒變化無常,忽冷忽熱,要控制自己都有問題。有時非常傲慢、有時非常自卑,有時很熱情、有時很冰冷,有時非常爆躁又尖銳、有時候又好的像個做善事的,甚至有時候會無意識的批評別人,講完就忘記了。但是其實沒有人知道,我自己是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我也希望我能夠貼心溫柔,我也想要情緒穩定,我也希望我自己受歡迎,可是我從很小就開始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充其量只能在外表上做到壓抑。如果說這就是個性,又為什麼偏偏是我呢?

因為難以預測的脾氣,讓過去我在人際關係上也極度的受挫。從小學開始,我就經常被同學朋友閒言閒語、毀謗、中傷與背叛,沒有人敢靠近我。也許大家會認為小學生很單純,一點同學吵架不算什麼,但是,這種情況不斷重複上演,一直到我大學都是如此。我難以理解為什麼自己會是這樣的,受傷的內心使得我越來越尖銳、傲慢、自我防備,內心深處是不相信會有知己,所有的朋友關係都是建立在金錢、物質、共同的生活圈上,一旦失去這些關係橋樑,我也就立刻地失去了這些朋友。因此我花時間去學習各種令人稱羨的才藝與專業,想要包裝自己,讓自己看起來討喜。而別人眼中的我,總是像花蝴蝶一樣,穿梭於不同人事物之間,會很多很多的才藝,好像很有想法很獨立思考,但卻沒有人可以貼近我。

  由於我沒有真正的朋友,我所有一切的生活重心都寄託在感情上,也偏偏越是執著的,帶來的求不得的苦是越大的。在歷經了幾次交男朋友的經驗發現,如果我現在對一個人怎樣不好,我的下一個男朋友將會同樣的對待我(也就是我必須吃到前一男友跟我在一起時吃的苦),而且屢試不爽,讓我明白現世報的可怕。那時,我開始相信這世界上看不見的力量在影響著我,這世界上也有因果的存在。

  於是,我開始想挑戰改變命運。一次,我在一段感情剛開始的時候去卜卦,算命的告訴我,這個人不好,對我不真心而且心裡有別人,而且我絕對無法改變命運,建議我要放棄,但是我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去改變結果,想盡辦法的想要感動對方、對對方好。一年以後,我才發現算命說的是對的,我無力改變命運,也開始害怕命運。因為,當時我的命盤出來,說我一生都要不停的在感情上受苦,不斷的重複交往又分手,結婚又離婚又結婚。不需要經歷到,光想我就已經覺得很累了。原來只是想要簡單的幸福,都是這麼的困難。

  我的生命裡沒有朋友、沒有了解我的家人、沒有可以依靠的另一半,連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那我還剩下什麼?

  我在大一的時候,經歷過一次像是肥皂劇裡才會發生的感情問題,因為智慧不夠,看不清楚外境,更看不清楚自己的處境,整個人像是被罩住一般,做了錯誤的選擇,讓我陷在痛苦與悔恨裡很長一段時間。那時我開始知道,我生為一個人,絕對是痛苦的,因此我許了一個小小的願:只要下一次再發生一次感情問題,我會考慮準備出家。

  後來,在我大四交了一個台大醫學系的男朋友,交往前他對我很好,我以為我可以找到簡單的幸福,結果交往以後,他開始用他的優秀以及聰明經常的羞辱我、瞧不起我,站在馬路邊罵我罵到我哭不停,於是我三年前許的願又浮了出來。但是這次我有小修改一下心願,我覺得我應該要禪修!因為以前中國文化歷史課本裡面說,禪修就是內證修心,而佛是大覺者、大智者,我想,我一定是不夠有智慧看清一個人。而我從高中開始就好渴望有智慧,看了好多的中國古文、典籍,想要擷取一點智慧、有一點高風亮節,卻發現我越讀書越是茫茫然,越是想要提升自己,卻只是越來越挫折、越來越脆弱、越來越對我的人生感到失去方向,對自己越來越沒有信心。而圍繞著我的種種問題,始終沒有改變,加上面對一個腦袋優秀聰明到誇張的男朋友,我已經無法再說服我自己讀書可以自我提升。
於是,這時候,柔思與我分享了禪修,我二話不說的就來到了 師父座下。

  入門的時候我才22歲,卻好像活了好久好久一樣的身心俱疲。我的身體健康問題一堆,沒有知己,家人不了解我,天天被男朋友嫌棄,彈琴的我還長期有手部筋骨疼痛的問題,我經常覺得自己就算人間蒸發了都沒有人會發現。所以當時我什麼也沒問、就像找到救星一樣地來到了 師父座下。
  就在我入門當天晚上,我之前的男朋友開始關心我了。很短的時間內,他罵我的次數變少了。隨著不斷力行三件事的過程中,大約一兩個月過去,前男友竟然變得關心我、依賴我,更會聽我說話,再也不站在馬路邊罵我了。雖然他不願意入門,但是這才是我最覺得不可思議的關鍵!我一人跟隨 師父,竟然可以妙轉讓身邊的人也跟著改變, 師父絕對是大成就明師才有如此的力量! 而我最執著、最讓我痛苦的感情問題,在非常短的時間就非常圓滿,這樣能夠改變人的命運的力量,絕對是只有成就佛道的明師才有可能做到。雖然我剛入門沒有看過 師父,沒有跟 師父說過話,但是 師父卻讓我感受到幸福、被呵護,那時我開始很清楚, 師父絕對是大成就明師。

  更意外的是,我定期會犯的胃病與長期的便秘,從此沒有再犯過。接著, 師父給我的智慧讓我開始看清楚,前男友並不適合與我一直走下去,而這段感情,也就在我看清楚的同時,非常奇妙又和平的圓滿了。而 師父妙轉給我另外一段更適合、更圓滿的感情,讓我可以跟男朋友一起共修、彼此護持。但我也已經知道,追求感情的圓滿再也不是我人生的第一順位了,我這一世原來是為了追隨 師父明心見性而來,而我跟尚文師兄會是通往明心見性的路上的好夥伴。

  而入門以後,我的情緒變很快變得穩定,我開始可以控制自己,也開始交得到真心的朋友了。
我第一次學會關心別人,終於能夠掏出自己的真心對人,開始學會體貼。我再也沒有被背叛、再也不會被捅一刀,再也不會聽到同學傳我的八卦,說我壞話。我開始不需要很多亮麗的外表與條件堆砌一個我,我開始能夠傾聽,能夠了解別人的辛苦,無所求的只想要看到別人也能像我一樣幸運地遇到 大成就明師。於是,就在我準備去德國留學堆砌我的美好條件之前入門的我,馬上決定了要留在 師父身邊,找回真正的自己。

  我入門以後才知道,原來我是屬於法體開的人。而我過去常常身體到處莫名的疼痛與查不出的原因,是因為容易受到靈障的干擾。甚至我也才知道,原來入門以前我經常感應到的不舒服的、骯髒的感覺,就是感應到了低層靈性。

  今年初有一天晚上,我莫名的感到好像全世界都要遺棄我了,頭部感到非常的昏沉而且重,接著在晚上入眠以前,一闔上眼就觀到一個低層靈性,很蒼白很淒冷,很可憐。隔天是週六,有如來正法班,雖然我不太清楚到底為什麼我這麼不舒服,但我很清楚只有 師父可以救我,因此我拖著我極度不適的身體騎車到了法會。到了之後我開始有很奇怪的想法,想要進去躲在最後一排的角落,假裝很隱密躲起來。但這時尚文師兄卻打電話告訴我,他有幫我留位子,這倒是有史以來第一遭也是唯一的一次!進入禪堂之後發現他幫我留的位子在正中間!整個禪定的過程中我開始很清楚的意識到那個讓我一直冒出奇怪想法的並不是我!而且我告訴這個靈障 師父很好、很慈悲,她還一直搖我的頭表示不要。

  法會結束以後,突然我有點像一半被控制了一樣,無論尚文怎麼叫我我都坐在地板上不願意起身也不願意看他。接著老師也來了,我一反常態的把頭轉過去不願意看老師,這讓我心裡非常訝異。接著純君老師也來了,把我帶到一旁開始安撫我,可是那個靈障,越來越憤怒跟恐慌,接著 師父也來了。 師父真的好慈悲,來幫我加持印心,過程中我的意識好清楚好冷靜,清楚到我可以想我要看師父的左眼還是右眼,可是我的人卻是一直哭一直呈現悲傷的狀態,據旁邊護持的師兄姐事後告訴我,那時候我的臉已經猙獰到了極點,臉色發青還爆筋,我覺得很震撼也很羞愧,因為我那時候那麼恐怖可是 師父離我好近都沒有半點不願意;羞愧的是我心知肚明自己並沒有行得很深、還很不應該的定不住才會被靈障干擾,但是 師父卻沒有問我太多就幫我加持,那種被呵護與疼愛,是超越世界上一切能想像的。

  但是很懺悔的是,我還是很深層的沒有信心與反骨,我並沒有真正的全然交給 師父,也沒有真正的依教奉行, 師父卻先給我,先愛護我,還常常很慈悲的對我笑,讓我覺得好溫暖好安心。因此也想要趁這個機會對 師父懺悔並發願,從今以後不再陷溺在自己的習氣,真正全然交付、脫胎換骨,全力依教奉行、跟隨 師父利益眾生,只求 師父一定要帶我明心見性。

感恩 妙禪師父!讚歎 妙禪師父!

 

 

 

通往天父的路 

師父 是道路、 真理、 生命,引領我們回到天主的家

      我是江和原,我很小就是一個基督徒,17歲那年更立志要當牧師,深受外國靈療牧師所喜愛,在聖靈教會的養成教育中,我會說靈語也會作醫療的按手禱告,並見證到很多奇蹟。

  但是這些都不能解答我心中人生到底為何而來?又要到哪裡去?聖經約翰福音14:6上耶穌基督所說的:「〝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耶穌基督說的是藉著〝祂〞,而不是藉著彼得、保羅、祂的父母、為祂施洗的施洗約翰甚至是聖經或祂的話語才能到天父那裏去,那耶穌基督不在了我們怎麼去呢?

  原罪又是怎麼一回事呢?沒道理人類的原罪在每個人的身上有不同的輕重呀?這一定是每個人在出生之前的成績所導致的吧?

  從少年時代就有恐慌症的我,這種恐懼不安,心悸不已的感覺,久則兩三天,快則時時刻刻的襲上心頭,這種感覺痛苦難當,做任何事情都不能盡心與放鬆。

2010年9月1日我因為玉蘭師姐的帶領來到 師父座下,本想了解一下她所謂師父會不會是一個騙人的…。
  在兩個多小時的新班入門法會結束後,沒什麼感覺的我迫不及待的到樓梯間排隊準備搭電梯回家,這時 師父剛好從樓梯間往上行走,很和藹的與大家打招呼,經過我的身旁, 師父剛好與我四目相望,就這一剎那我了解了我對面的這個人,他的身體住著一個了不起的靈魂,是一個我要追求的 師父。

  師父要我們依教奉行,很簡單-1、每日一禪定:就像每天與自己的真主上帝禱告溝通。2、每周一法會:像主日:尋求上帝的聖靈的充滿與淨化。3、懂佛理:懂福音才能行上帝的旨意。4、接引利他:懂福音後就要把上帝的愛傳出去,上帝給我們的分數才會高呀。

  第二天開始、第三天、第四天…直到現在,不知不覺中我的恐慌症沒再發作,竟然好了,一次也沒發作,我想這不是 師父的大威德力那又是什麼呢?

  「人沒有苦難是不會尋找神的!」入門後,突然間業務變少了,到手的業務也突然中斷了,常到處飛來飛去的我,對依教奉行打起了折,接引我的師姐要我觀 師父住位好好定住,更要依教奉行,照做的我有了未曾的心安心定,因為我有 師父,這一切都是如來的安排;果然我沒有接那些業務是對的,讓我避開了業務的風險,不但替我們省了錢,也替我們省了時間,讓亂七八糟的人與事都移開了我們。

  今年母親因為胸部疑似有腫瘤,我們跑了馬偕和振興兩家醫院、三個醫生,得出來的結果-母親得的是乳癌的第四期。
  在振興醫院化療了兩個多月都無效,醫生決定在6月28日星期二上午進行手術,因為這是個大手術,為了安住她的心我開始跟她分享生命的真實義,但母親似懂非懂,即將要被推入手術室麻醉了,我趕緊跟母親說:「這麼好了,妳只要記住你要找佛找菩薩,跟著祂們當人修行就好了。」

  中午12點初進行手術一直到晚上6點半手術才完成,同一時間同一個醫院也是我岳父心臟的複診,以及我岳母乾躁症的複診,我及妻子佩怡師姐在醫院各科跑翻及手術室外等候好長的時間,我只好拼命的觀 師父住位,突然間我發現一股很強烈的力量,我整個人好像攏罩在一個很大很結晶的柱子裡,非常的穩定非常的平安,我知道這是 師父的大威德力;安頓好岳父及岳母後,雖然母親從未見過 師父,但 師父安住我了,祂必將安住我母親,因為 師父說過,祂不只保護我們,也保護我們的家人,當下就跟妻子安心的吃起水果等待手術室裡的母親了。

  晚上6點半母親被從手術室推出來,這時候仍然昏迷中的母親只喊著:「好多鬼!好可怕!!好多鬼!好可怕!! 」我跟妻子圍在她的推床旁邊不斷的安撫她,母親見到人就問:「妳是菩薩嗎?妳是菩薩嗎? 」我妻子跟我當下以為她在開玩笑,我妻子就笑著反問她一句:「菩薩是男的?女的? 」 母親說:「男的!」

  因為我母親很胖,我妻子佩怡師姐又笑著問她:「是胖的?還是瘦的? 」 母親回答:「瘦的! 」我家師姐又問她:「長的什麼樣子?」母親回答:「看不清楚臉,但是穿著白襯衫脖子掛著一條鍊子(第二天媽媽又說看到穿的是黑色褲子),我的床前都是矮矮的鬼,比床高一點,那個菩薩叫他們走開。」 我想有入門的師兄姐都知道我在說什麼了吧?還沒入門的朋友們也歡迎您入到 師父的座下,抬頭望一下法座上的 師父,就知道我在說甚麼了。

  這對我來說一切都是感恩,因為麻醉師在出病房的門口再三的告誡:「妳母親剛開非常大的刀,會非常的疼痛,她不太敢呼吸,因為會疼痛的關係;所以每五分鐘要叫醒她一次,不然她忘了呼吸人就走了,非常的危險。 」
  這句話讓我們非常的戒慎,所以我先讓妻子照顧母親,我到隔離病房區外打電話回報我的輔導組長-玉蘭師姐,分享母親的這番見證。

  當我回報完這個見證,回到病房,奇蹟又發生了!
  我母親說她肚子餓,這時候離開完刀不到兩個小時,我急忙買了稀飯給她,她不用人家餵,嚷著自己要起身坐著,結果她就把那碗稀飯自個給吃了,吃完飯後躺著休息打電話給她的好姊妹聊天,我不需要五分鐘叫她呼吸一次,因為她自己已經可以自在的下床、走路、上廁所。

  這一切的感恩與讚嘆都歸於我的 師父-妙禪師父!稍晚醫生來到病床前,這時母親的止痛藥都還沒吃呢,醫護人員督促著她吃藥,也很驚訝她復原能力之好,想當然爾我也不需要五分鐘叫醒她呼吸,一覺好眠到天明。

  第二天,醫生又來巡房了,直說這個刀開得漂亮,也沒什麼後遺症,接著復健師來到病房準備要教導母親如何做手術後的手臂功能復健,看到母親用雙手拿飯、餚湯、吃水果活動自如的吃早餐,就驚訝得把兩張復建的衛教資料塞給我,跟我說:「有空參考看看 。」
出院後母親又回醫院複診,醫生告訴我們:「妳母親的淋巴很奇怪沒有擴散,開了刀才確診是乳癌第三期。」

  這一切的感恩跟讚嘆我再次的歸於我的 師父!  妙禪師父!!

  還沒,因為我的見證還要加上一條,就是,開完刀後母親的複診化療用藥無法適用健保給付的,於是我問醫生為甚麼?醫生面有愧色的說:「這用藥是給癌細胞有轉移擴散或後期的病患才有健保給付的,妳母親很奇怪再次確診只有二期也沒轉移及擴散,怎麼申請健保給付呀?」

  入到 師父的座下到底有多好呢?
  入門一年,婚也結了妻子的肚子也大了,肚子裡未出世的小女孩,叫做江好,大家就知道有多好了吧?

  最後跟各位分享一個聖經的故事-
  有一次耶穌到一個地方去醫病趕鬼傳道,當下,有一個婦人,她的小女兒被污鬼附著,聽見耶穌的事,就來俯伏在他腳前。她求耶穌趕出那鬼離開她的女兒,因為這婦人是希臘人,屬敘利腓尼基族(多神論,聖經上說的外邦人),於是耶穌故意考驗她說:「讓(上帝的)兒女們先吃飽,不好拿(上帝的)兒女的餅丟給狗吃。」,婦人回答說:「主啊,不錯;但是狗在桌子底下也吃孩子們的碎渣兒。」,
因著婦人這樣的追求信念,耶穌成全了她了。
親愛的大家,今天我們的 師父是以更親切更主動的方式希望大家能相信祂3到6個月來引領大家,大家還有什麼不來的理由呢?

哈利路亞!感恩 妙禪師父!讚嘆 妙禪師父!我已經知道如何到天父那裏去了!

 

我終於知道要怎麼回家

     感恩 師父讓入門短短五個月的孟槿,有這個機會分享自己和家人的轉變。孟槿的父母白手起家,在基隆創立一間無線計程車電台公司。計程車界,是一個非常不好經營的區塊,父母堅強和忍耐,幫助別人不遺餘力,卻常被反咬一口,令人不解也不捨。自我國二開始,媽媽每年都會說:快了,再兩年,再兩年就撐過去了。再兩年,我們家就會好轉了。只是,年復一年說著同樣的話,沒有改變。

  然而,相對於哥哥、弟弟所承擔的責任,父母只希望我能開心、有一份穩定收入,把自己照顧好就可以了。教職收入穩定,離家近。只是在進修學校裡擔任班導師,讓我接觸到很多來自破碎家庭的人。看見很多年紀輕輕,卻背負沉重經濟和心理壓力的孩子,使得我每天都難以入眠。情況嚴重的時候,甚至得躺到看見天色變白才能睡。爸媽心疼我,不明白我為什麼教個書,也可以搞得這麼累。睡不好,家裡事情又多,因此常走宮廟。有時候一個禮拜去做兩次清體。每回我去見姐姐(乩身)的時候,她總是說我和弟弟辛苦了,要我們加油。也常跟我說,她知道我想做的事情很多,只是被綁住了,沒有辦法做。我聽不懂姐姐在跟我講什麼,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只知道心不安、不踏實。縱使我的家庭工作看起來都很不錯。

  我的感情不順,幾乎是桃花絕緣體,姐姐說:這是過去數世累劫的緣故,一整個完全聽不懂,我這輩子得承受那想不起來的上好幾輩子的結果,明知道不好還不能改變,讓人很不能接受。姐姐說:我和弟弟都得修行,一談到修行可能要做乩身,我自己都緊張了,爸媽當然不能接受。2010年,北海觀音透過姐姐對我說:苦,大家都說不完。如果我不修行,家裡的結解不了。一心祈求關關難過,可以關關過,卻是怎樣也過不完。聽了不知道怎麼辦,回到家也不敢講,我想修行,但是怎麼修不知道,只希望菩薩保佑我們全家,想不到自己會在2011年10月12日,因著我師大同學,蕭彩治師姐的接引入到 師父座下。

  至12月3日入門一個半月,就在 師父帶著我們禪定的時後,我看見一個渾身泥巴的小孩子要回家了,想回家,也終於知道要怎麼回家了。感恩 師父的慈悲,洗滌且包容我的無知與傲慢。 師父說:還君明珠。這句話讓我明白自己可以做什麼,那就是不斷地接引我的親朋好友入到 師父座下,讓 師父的大威德力,像陽光般的照耀他們,讓心中的烏雲散去。弟弟因為擔心我而入門,卻在很短時間內,見證到業力被 師父妙轉渡化而大信,也因弟弟有力道的見證,得以共同護持家中的其他人入到 師父座下。

  爸爸的鐵漢性格,讓我們在接引他的過程非常曲折。我剛入門的時候,常在教導會或法會後,興奮地和家人分享,爸爸往往當下不回話,不過等他想好之後就會開始反駁,要我不要迷信。我怎麼講怎麼被打槍,決定先接引家裡其他人,先接引最讓爸爸驕傲的弟弟入門。

  弟弟入門開大悟之後,我跟弟弟輪番上陣,每天跟爸爸說一點說一點,不跟爸爸辯論,決定用潛移默化的方式來讓他慢慢融入,但這個方法不久後被爸爸發現,他很不爽,負面意識大起,每天都在找機會要試驗我們究竟有無改變,光是我們去學「禪修」,還是「打坐」「打禪」「靜坐」這幾個名詞,就可以聽他說很久。弟弟跟我決定改變戰略,不再主動跟爸爸提禪修的事情,而是製造出一個環境,當全家人都在禪修禪行的時候,爸爸他就不得不被拱上去了!哈,這真是個絕妙的點子!於是,我們開始接引媽媽、哥哥、弟弟、堂弟妹、親家母…當爸爸發現連他最小的兒子,14歲的國中生都入門的時候,他還硬撐說沒關係,還有大兒子陪他,當我們笑嘻嘻的說哥哥也入門了的時候,爸爸非常驚恐!隔兩天,他就說他要入門,我聽了超開心,但爸爸不太開心,他說他沒有別的選擇,如果他不入門,感覺他就不屬於我們這個團隊了!哈哈哈~真的很可愛,我的爸爸。

  只是爸爸口頭承諾要入門,到願意出門,中間還有好長一段上上下下反覆跳動的日子,每天他都在測試我和弟弟,他甚至去請了道德經,說佛教是印度人的,中國人的智慧也很厲害的,等他看完道德經再決定要不要去。2012年2月初,爸爸忽然不抽煙了,他說剛好感冒,要難過就一次難過,他乾脆把煙戒了。我們都明白,是 師父的力量到了。爸爸準備要去見 師父了!

  現在家裡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分享接引心得與參佛理,爸爸41年的煙癮戒了、酒不喝了,我只有滿滿的感恩。而透過許多情境的重現,發覺自己對待周遭人事物的方式,慢慢有所不同。明白活在當下,是珍惜和感恩,決不是麻痺或逃避。感恩讚歎 師父!當我難過的時陪伴著我,感恩讚歎 師父!讓孟槿的人生觀及感情觀變得不一樣。是 師父 讓孟槿的心變得柔軟。同事說:孟槿妳變成熟了,變堅定了,是什麼讓妳改變了?我說是 師父。感恩讚歎 師父,我慢慢了解自己想要什麼。看見原來綑綁自己的,不是別人,是自己畏縮、執著的心。明白可以做的事情這麼多,時時在心中感恩讚歎,真的很幸運,能有如此殊勝佛緣,全家人入到 師父座下。基隆即將成立精舍,希望未來能夠接引更多人,讓 師父得以點燃更多人的心燈、撥雲見日,讓佛光溫暖這陰鬱的城市和人心。

感恩 師父!
讚歎 師父!

 

 

林桂琴禪行體悟

    原本一切平順的我,自以為沒有修行之必要,但97年6月在大學同學音嵐師姐熱情邀請,基於個人好奇心與自我提昇的期許下終於在97年6月14日入到 妙禪師父座下。只因我願意嘗試,原本自以為良好的人生,從此邁向更圓滿的生命。

入門當時台南如來精舍尚未成立,必須每週六北上參加法會,由於路途遙遠,週六時總偷懶在家安逸渡過週末,所以平均一個月才去台北精舍一次,且用許多的藉口將未能每日一禪定予以合理化。某次在台北精舍法會時因曉薇師姐關心,讓我體會假如師姐可以無私的耳提面命要我們每日一禪定,而我們怎麼可以自已放棄與一位大成就明師印心的機會,便下定決心要做到最基本的每日一禪定,諸多美好就此發生。

   在入門當時,困擾我約2年半的睡眠問題是我以往吃藥無法改善,早就習慣了每夜睡覺要起床5~6次的生活,應該說是麻痺了吧;在真正依教奉行後2個月才突然發現我晚上已經一覺到天亮了,頓時覺得太不可思議了,生活上唯一差別在於我入到明師座下依教奉行,才慢慢相信 妙禪師父真的有改變命運的力量。

   後來在上班時發現,面對原本討厭的同仁已不再起嗔恨之念,而能心平氣和的情緒圓滿解決那位曾經令人厭惡的同仁的問題了;每天面對同仁眾多問題,自己更能以平靜的心去解答,與同仁相處更能得體應對。甚而多次險些在路上發生交通事故,均因 妙禪師父渡化惡業,才能有驚無險,包含家人也總能逢兇化吉。

   我和俊凱師兄,5年多同事情誼,因為脾氣都不好相處時總是吵吵鬧鬧,5年多前我曾說過”我們2人不可能會有結果的”,然而俊凱師兄在99年5月入門後,在 妙禪師父妙轉習氣後,我們改以感恩的心看待對方,吵吵鬧鬧變成溫馨關懷,終於在眾多同仁期盼下,我們在100年3月完成終身大事;因為在佛教如來宗有明師教導明心見性之道,我們明瞭今生苦難皆因靈性業力牽絆,而靈性是為解脫業力明心見性而來,而明心見性的路上我們將彼此相伴提攜。

   入門時我無所求,因為我覺得生活沒什麼缺乏;入門後只因我願意依 妙禪師父教導的四件事去行,生活工作皆因 妙禪師父妙轉在不知不覺中變得更圓滿,這是我3年多前無法想像的收獲與改變,有明師的弟子真的是最幸福的!再多的感恩與讚嘆都無法回報 妙禪師父改造之恩!今生今世,我誓願追隨 妙禪師父行如來正法,願自已也能明心見性,成就佛道,利益十方眾生。

 

 

 

劉慧玉心得見證

 

一、入門前的自己:

   家中人口簡單,父母親和我跟先生,共四人,從小見父母為了生活,每天清晨四點就要出門工作,看在眼裡,很心疼,所以我告訴自己,我要獨立,所以我從小就是個不太需要讓父母擔心的小孩,也因為父母晚婚的關係,再加上我又是家中唯一的小孩,幾乎是被捧在手心上疼愛的,即便是被媽媽打,爸爸一定會跳出來說,她還小不懂事,不要打啦!長大就懂事了。所以媽媽到現在偶而會對爸爸說,這就是你寵出來的女兒,好一個不懂事。因此~造就了我強勢霸道的個性。

   入門前的我是個具有正義感但卻是個極度自悲外加杞人憂天的個性,對於身邊朋友的讚美,都打從心裡覺得都只是安慰我的話罷了。不太能接受別人對我的批評,思考模式更不用說~全是負面意識,認為好事絕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如果有那一定是個意外,不懂得檢討,只會不斷的抱怨,我要的真的不多,為什麼這麼難呢?心裡頭常常想著自殺,抱怨當人為何如此的辛苦,但心中放不下的還是我的父母,整顆心揪結在一起,真是生不如死。隨著年紀的增長,大小姐的脾氣是越來越離譜,尤其是對我的母親,常常話說不到二句就大聲了起來,極度沒耐心,嚴重時還會摔門;講電話也是,比賽看誰掛的快,心裡還想說,為什麼妳每次問話都要那麼的兇,句句帶刺呢?我不是小孩子了,可以給我一點屬於自己的空間嗎?請不要將重心全放在我的身上好嗎?吵完後又無奈的放聲大哭,氣自己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這麼不孝,這麼的傷人,頓時會想封閉自己的心,內心矛頓不已。

   跟先生的關係更不用說~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吵完後不是摔門就是砸手機,有一次氣到還用腳踹牆,結果腳不但骨折了,又因為情緒太過激動心臟不適無法呼吸,立即送進急診。家中吵架聲此起彼落,我都不太想回家,常常問自己我要的只是一個溫馨的家庭,怎麼這麼的難,明明都是想關心對方,但怎麼說出來的話,卻是那麼的令人難以接受。常想說我不想再當人了,當人真的太苦了,如果可以選擇我只想當空氣就好了。

   工作方面也是一樣,做的再好,但不受主管的喜愛一切都是空談,每到了星期五大家正開心的準備下班要去Happy,這天卻是我最憂鬱的日子,因為我只會想~再過二天又是星期一了,每天很矛頓的人生觀吧!其實我很喜歡工作,只是工作的壓力來自於主管,主管的EQ很低,動不動就是摔電話,不然就破口大罵,每天都是心驚膽戰的在工作;深怕接到主管電話,因為通常沒啥好事,也因為心臟病的關係,時常被送到急診室,請假得看主管今天心情好嗎?每天都處在水深火熱當中。

身體方面也出了很大的問題,常常眩暈到無法站立,有時開車開到一半眼前一遍漆黑,但可以確定的是我很清醒,還好當時開在外車道,趕緊開到路肩休息,等狀況正常後再開回高速公路上,因為有此經驗,所以當暈眩的狀況快出現時,我就得立刻開到路邊或是路肩休息,真的是太可怕了,於是便到不同的大醫院去做詳細的檢查,檢查出來都是正常的,找不到原因情行下,醫生便對我說,要我轉精神科看看,但得到的答案都是不知道,眩暈變成一顆不定時的炸彈,另外也有心臟半膜脫垂,醫生特地交待我千萬別生氣,不然就會昏倒,依我這爆燥的脾氣,一旦發起,吃藥根本來不及,都是直接送到醫院的急診室裡,即便是身上都得帶著心臟的藥,但都無用武之地;另外我還有多囊性卵巢的問題,醫生每次看到我都說,妳要減肥,只要瘦下來,多囊性卵巢就會好了,但是很妙的是我每週運動5天,每天熱量約1200卡,不瘦就算了還一直發胖,不管中醫還是西醫,新陳代謝科也看,剛做檢查也做了,醫生搖著頭對我說,怎麼會這樣呢? 沒道理啊~妳的健檢報告不管是膽固醇還是三酸都健康到不行,運動跟飲食都同步,可是體重就是減不下來,想想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時常在想,我這一生就該如此的過嗎?何時才能解脫。

二、入門的機緣

   我算是少數中的奇葩,當初聽到我鄰居的姊姊在師大禪修,我什麼都沒問就直說我要去幫我報名吧!心裡只想著,禪修只要能讓我心安就好了。當下的分享會也被我回絕,只問說最快的法會是何時,心想著這一天的到來。隔週我便補聽分享會,當天分享會主講人是趙軒老師,因為一句人生真苦當下大哭,因為真的很苦。入門當下對於成就佛道覺得遙不可及,當時的我只想求得心安、心定,其它的對我來說都不重要。因為不知道有輔導組的存在,所以,若有問題都會請教識恩師兄,但因為家人、朋友都拿著放大鏡在檢視著我,開口閉口都說~妳不是在禪修嗎?怎麼脾氣還是一樣呢?是修到那去了,讓我一度覺得禪修好累,我只想讓自己心安心定,但為什麼週遭的人一直打擊我呢?想著想著便大哭起來。很感恩識恩師兄在當下沒有遺棄我,每天不定時的關心我現在的狀況,並將我的狀況請教老師,並告訴我應該要怎麼做,聽完後,我告訴自己,試試看!給自己一次重生的機會吧!當下便打消退轉的念頭,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下去。猶記第一次上正法班還沒看到師父的臉,只見到師父的上衣,我便放聲大哭,哭到完全不能控制,停不下來,彷彿是見到失散多年的親人似的,直到師父帶我們禪定我才感到心安心定,當下我就知道,今後的我將都會不一樣了。

三、入門後開第一個悟

   我可是出了名的沒耐心,一次上班途中,因為下車買早餐的關係,我錯過了搭我車同學的電話,對方口氣非常不好,話沒說完還掛我電話,同學上車後不發一語,只兇狠的看著前方,我想打破僵局,便開口說~快吃早餐吧!沒想到她卻回說~有這麼急嗎?我便回,擱久了吐司的口感就不好了,這時才化解掉當下不愉快的氣氛,事後回想說~這是我嗎?為什麼我沒生氣呢?心想,一早來接妳上班,好心買早餐還被罵,還得想辦法化解這尷尬,怎麼可能啊!這是我嗎?進公司後,我便跟她說,我想跟妳溝通今天上班的事,沒想到她卻回我說,我只想讓妳感受一下妳以前是用什麼態度對待我的,當下我了解了。現在,回過頭看過去的自己,格外諷刺,很不堪。

四、見證自己的轉變

   1. 工作:以前一張開眼想到要上班,就開心不起來,只會啷啷的說我想回家,但從這天起奇妙的是~連不太理我的主管都主動煮好雞湯,請我帶回家給媽媽喝,因為媽媽前一陣子意外受傷,讓我真是受寵若驚,久久不能自己,同事都說~天ㄚ!怎麼可能,連我媽都瞪大眼說,蛤~妳公司主管….….當下我心裡清楚明白,這一切都是 妙禪 師父圓滿我的。

   2. 身體:30歲那年檢查出我有心臟病,禪定初期一切都如往常般,約莫一個半月後,某次禪定,我可以用生不如死來形容那痛苦,眼看著胸悶到快沒呼吸了,此時狀況就緩和下來,當下的我很感恩師父正在幫我清理較深層的業力,這不舒服的狀況持續約2個多月,過了3個月後,赫然發現,夷~我已大半年沒送急診,心悸、胸悶、胸痛感覺都消失了,入門至今已一年多了,都沒因為心臟疾病就醫過!腦人的眩暈狀況,至今都不再發生了,更讚歎的是,入門至今我瘦了20公斤,我沒吃任何的減肥藥也沒做任何運動,只是心定後,不再像以前這麼急燥不安,這一切我清楚知道,因為我有 妙禪 師父!

   3. 脾氣:禪修讓我開啟人生大智慧,在家禪定真的會讓家中的磁場變得更好,與父母之間的關係,也因為師父的妙轉而一切隨順圓滿,以前互罵的景像不再有了,反而多了一份真心的關心,連睡覺前我都會親親抱抱我的父母,互道晚安,看著我長大的鄰居阿姨都問說~妳女兒怎麼了,怎麼變這麼多了,同事見了我都說,妳變漂亮了,整個人好陽光,好有活力,連說的話都好有智慧喔!許久不見的朋友因為我的一席話改變了她們夫妻關係,最重要的是~我發現我越來越喜歡自己了。

   4. 家人:去年底父親因為胸悶不舒服到醫院做檢查,被通知心臟的三條血管中有二條血管已阻塞90%,需做心導管手術,手術當天,醫生請我進去,看到醫生的表情,原以為是病情不佳,當時醫生手上拿著是剛注入顯影劑最新照出的片子,緩緩的看著我說,怎麼可能呢?我當這麼久的醫生從沒遇過這樣的情形,80歲又帶有糖尿病、心臟病、心血管怎麼可能這麼的漂亮且完全沒有阻塞,就像是年輕人的血管,這麼的有彈性,當下的我忍住淚水,離開手術室後大哭起來,我清清楚楚知道這一切都是妙禪師父所妙轉,這麼的圓滿,連手術都不用做,真的太感恩!太讚歎了! 更讓我感動的是~出院回家後隔幾天,父親對我說,我的心臟好舒服喔!從沒有過的感覺,走了這麼遠的路,心臟一樣很舒服,而且不會喘,不會悶,我對父親說,這一切都要感恩 妙禪師父,但是,當下的他卻堅持說是醫生幫他做了處理,他要感謝醫生。隔天回院覆診時,感恩醫生說了實話,他說:【劉先生我沒幫你做任何的手術,但對於你之前所有心臟疾病在這次最新的檢查報告中都不見了,包含了原先動脈硬化的問題都消失了,這些我無法解釋】,聽到這,我父親才慢慢接受他所謂的奇蹟。

   5. 一開始便發現我左耳常聽到特殊頻率的聲音,一天24小時從沒停止過,直到醫生說,妳的耳朵真的沒問題時,我相信修竹師姊對我說那是妳靈性的聲音,我想一般人可能無法接受這個說法吧!但我相信,在一次真心的懺悔中我哭著向過去生,過去世所造的因果業力及靈性們磕頭道歉、懺悔,乞求它們的原諒。 而今生有幸,擁有人身且遇明師得以修行,實屬幸運,當下便向自己的靈性說,今生將帶著它們一起走向佛國淨土的路,帶著它們離苦得樂。接著我聽到的是一陣一陣很輕柔的回應聲,就好像是Baby在跟母親撒嬌的聲音,當天禪定結束後便發現,擾人的聲音終於結束了,開心之餘,以為一切歸於平靜,誰知約莫三個月後,可怕的聲音又再度響起,但這次修竹師姊卻直接問說,慧玉,妳最近是不是沒有在分享呢?是的,當晚禪定時再次跟靈性們說,我真心懺悔,我會認真修行,會跟著妙禪師父的腳步,請你們放心。修竹師姊幽默的說,慧玉妳好幸運喔!妳的靈性會不時提醒妳喔!是妳的護法耶!很奇妙吧,但句句屬實。

   6. 今年除夕開車回婆家的路上,想起過去點滴,淚流不止,想了很多想對媽媽說的話,告訴自己突破吧!說出妳心中想卻不敢說出口的話,便拿起電話打回家中,『媽~謝謝妳這三十多年來對我無私的付出,感謝妳包容我所有的一切,之前讓妳傷心難過了,對不起;但是從2012年起,我將會給妳一個不同以往的我,一個全新的我,我愛妳】,感恩師父 給我勇氣,讓我勇於面對真正的自己。

   7. 接引利他,開口分享,將師父的真愛傳出去,時時觀師父住位,與師父印心,今年向 師父發願,要護持接引入門的同修,都能穏定的走在師父的中道上。開啟更大的實悟,開啟本能的智慧,更能與師父佛心印心。唯有發自內心的關心妳才能看到同修內心的需要。但是內心的自己知道,開口對我而言是極度困難的,我沒有辦法面對人群,不管多熟,極便只有少數幾人對我來說都是一樣困難的,識恩知道我也此障礙便說,去護持接待組吧! 對我來說這簡直是比登天還難,接待是要開口面對人群耶,我說我辦不到,但識恩又說妳想突破嗎? 這是師父透過我要妳護持接待組的,妳做不做,我害怕到哭了;又一次偶然的機會,我接到修竹師姐的電話,當時我正開著車,內容提到她有向盈蓁老師推薦我,請我寫出禪行的心得見證,瞬間我大叫起來,直說我不要,拜拖師姐推薦別人,接著我便哭了起來,師姐說妳在哭什麼阿,這難得的機會,讓妳與師父更印心耶,妳卻拒絕這殊勝的機會,因為我害怕起身讓大家看到我。

   某日與學妹在法會圓滿後,相約到寶島鐘錶購買手錶,老板娘見我身穿禪服便說妳們的上衣都一樣阿,有特殊意義嗎? 我便簡單的說了一下,老板娘很開心的說,妳們在禪修啊,很棒耶~我對禪修很有興趣,於是我便問說,妳相信靈性嗎? 意外的發現她不但相信靈性存在之外, 也認為人要修行,只是不知道要去那修行,當下我就想說這是接引機會嗎?我鼓起勇氣,跟對方分享並開口邀約她來聽分享會,她便答應了,我傻了,回神後發現我開口了耶~我可以跟人分享,我那來的勇氣啊,學妹說,妳有點緊張,但是說的很好耶,發現突破沒有想像中的難;中和分享會的邀約,我將訊息傳給同事時,同事提醒我,要我傳給我的主管邀約她,並告訴我要突破,於是我想了一個晚上於是我便發了簡訊給她,我說: 晚安,下班了嗎?下班後的我想以朋友的關係與妳分享一件事,希望不會打擾到妳。它安住我這顆不安已久的心,讓我心安心定,打開心門,認識真正的自己,讓我開起智慧,這樣的改變與快樂來自於禪修,心安而後智慧生,單純的想跟妳分享,謝謝妳。我突破自己最大的障礙,我主動跟我主管分享並邀約,原本不抱任何希望,但她答應了,並問桃園有分享會可參加嗎?我在發此邀請之前,我在心裡想著,如果我的經理可以入門,那麼以她的能力會接引更多的人來到師父座下,接受明師的渡化。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妙轉。

   感恩讚歎 妙禪師父的大威德力,讓我突破開口的罣礙,真心關心身邊的親朋好友,發現每個人其實都需要明師,雖然有時候愈親愛的人並不容易分享接引。回想我第一次開口跟母親分享便遭到拒絕,母親認為自己不需要也沒興趣,叫我不要再說了。但就在今年母親節前夕的佛理教導會中,我聽到老師說人生最大的禮物莫過於分享接引,讓眾生有機會得遇明師正法,當時我便決定要將這份禮物再一次送給母親。母親節當天我跟母親說:「實質的禮物我已經送給妳了,感謝妳這三十多年來無私的付出,給我滿滿的愛,包容我所有的一切,我真的好愛妳。但是身為女兒的我,今年最想送妳的禮物,是跟我一樣入到 妙禪師父座下、跟隨 妙禪師父修行, 妙禪師父可以妙轉渡化業力保護妳。當意外發生時,身為女兒的我可以幫妳找醫生、準備醫藥費,但是妳身體的疼痛我卻無法幫妳分擔,我只能在旁難過落淚,連妳自己都難過得哭了,總覺得為什麼意外都會找上妳,妳只能無奈地接受。妳懂女兒擔心妳的心情嗎?沒有人能承擔別人的業力,只有大成就明師 妙禪師父才有此大威德力。希望妳能跟隨 妙禪師父修行,讓 妙禪師父帶領妳,這是我這一生最想回報給妳的禮物!」母親沉默不語,但我知道她知道我追隨明師 妙禪師父的心是堅定的,我也堅信 妙禪師父一定會妙轉,終有一天母親也會來到佛教如來宗如來精舍追隨 妙禪師父修行的!

   在接引利他中我看到自己傲慢的習氣,很感恩讚歎 妙禪師父也讓我突破了,不再因為害怕自己能力不足而心生恐懼卻又假裝謙卑,其實是自己做師父。 妙禪師父的慈悲,弟子只要真心懺悔就能得到救贖、不斷開悟突破,直證明心見性。我終於懂得真心面對自己,也能真心面對別人。我愛上分享接引,我深刻體會 妙禪師父利益眾生的施無畏,我願學習謙卑打開慈悲心,把 妙禪師父的願當成自己的願,成為 妙禪師父可以大用的法器,找回 妙禪師父的千手千眼,並將 妙禪師父的愛傳到每個角落,讓更多有緣人遇見明師 妙禪師父,走在明心見性的中道上,同證如來。

   這一路走來有說不完的感恩與讚歎 師父打開我的佛心,開啟我的智慧。唯有真心的懺悔、覺知才有機會得到明師的救贖,讓現在的我終於能理解,禪行就是生活,緊緊相扣在一起密不可分。感恩 妙禪師父 讚歎 妙禪師父,讓弟子重生,感受到師父施無畏,師父給予弟子的超乎我所想像的多,弟子願以生命護持師父弘法,將師父的愛傳出去,感恩師兄、師姊這一路的陪伴護持,讓我更懺悔、更覺知、更全然的依教奉行~ ~願與師同心同行登聖岸

佛子慧玉感恩合十
 

 

 

醫生束手,師父救了父親

肌肉無力逐漸擴及全身,眼看瀕臨死亡邊緣......

我的父親是一個善良但非常固執的人,我們家有習慣的傳統民間道教信仰,爸媽常去熟悉的宮廟,當時的他,沒有『人可以見性』的觀念,對我跟隨 師父修行,他不予認同,但因為是我想做的事,他也不敢反對。當時其他家人皆已來到 師父座下,就剩下我父親,有他自以為是的堅持。殊不知業力靈障的攻擊,就在瞬間。

 4年多前(2007年10月10日,國慶日)上午九點多,我們在睡夢中被媽媽叫醒,因為父親突然癱在浴室無法動彈,家人急忙將父親送往基隆省立醫院急診室急救,很難想像,前一天才好好的,怎麼隔天就變成這樣,醫院的驗血報告顯示身體鉀離子過低,正常人指數大約是4,而父親的指數只有2,導致全身肌肉無力,可能是因為甲狀腺機能失調,醫生說只要多補充些氯化鉀,大約到下午四點鐘左右,就可正常行動。聽完醫生說明後,我們也放心許多,常理推斷身體突然缺乏什麼元素,只要補充回去應該就會恢復,過去家人也發生過類似情況很快就好,我想應該不是太大問題,也放心許多。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護士小姐每幾小時定時抽血檢查,但指數始終維持在入院當時2的數值,並未上升。另一方面,父親也覺得真的沒有變好,反而愈來愈不能動,直到下午四點過後,果真還是無法行動,原本覺得只是小病的我,不免開始擔心起來,猶記當時父親還說:「完了完了,只剩下一張嘴可以動了!」接著說:「我沒有算到我會變成這樣!」。因為父親有心肌梗塞的問題,他總覺得未來他的離開會與心臟有關,他卻忘了常言道:『人算不如天算』。


 看他情況愈來愈糟,我開始在想這應該是 師父常開示的:『惡業引爆』,因為醫生也檢查不出問題,只能不斷地以口服與點滴方式將一瓶瓶濃縮氯化鉀,注入父親身體,從他上午10點入院至下午4~5點左右,已使用將近10瓶濃縮氯化鉀,經抽血檢驗,主治醫師非常驚訝,注射了將近10瓶濃縮氯化鉀,竟然對鉀離子的增加,沒有絲毫的起色,主治醫師非常驚訝的說,鉀離子到底跑到哪裡去了?然而氯化鉀注射過多,會導致心律不整或是猝死,但若不繼續施打,肌肉無力的情況將散佈全身,最後會變成癱瘓!對醫生或對我們家屬來說,已陷入兩難局面,醫生甚至說,如果情況再未好轉,請我們轉到台大醫院。


 醫學方面已經沒辦法救爸爸,我沒有想到可以跟老師回報,在跟淑貞老師請假精舍任務時,一併說明爸爸情況,她要我馬上打電話向 師父報告。而 師父在聽完我說明情況後,立即傳我一個法用在爸爸身上, 師父再三開示他一定要相信,才能接到更大力量,並請我回報傳法情況,但使用後並無起色。感恩 師父慈悲的對我說:「等 師父法會圓滿後,我會馬上趕過去!」我的心就如同吃了定心丸一樣,平靜等待 師父的到來。晚間11點左右,幾位金剛弟子(陳禹君老師、楊莊明師兄、吳凱威師兄)護持 師父抵達基隆省立醫院急診室,除詢問父親狀況之外,再三開示要爸爸一定要相信,便立即幫父親從頭部智慧輪、喉輪、甲狀腺以及明心輪的位置進行加持, 師父開示爸爸的業力是集中在甲狀腺的位置開始引爆,最後將會攻擊心臟就會沒命。 師父加持10多分鐘後告訴爸爸不會馬上就能行動,剛好護士進來驗血, 師父慈悲開示,這次的驗血數值不準,不需要看,一再跟我們開示,保證爸爸一定會沒事,要爸爸放心,同時 師父一再開示明天早上再驗血,數據一定會正常。 師父隨即離開醫院,當時已將近12點,由弟弟留在醫院照顧他。

 隔天早上七點多,原本無法動彈,由救護車送至省立醫院急救無效,準備轉往台大醫院急救的爸爸,居然可以花20分鐘的時間,從基隆省立醫院走回位居在陡峭山坡上的家,聽到爸爸的腳步聲,我心裡滿是感恩與讚嘆 師父!爸爸看到我第一句話說:「幫我跟你們 師父說, 感恩 師父!」我只告訴他說:『你只要記得,當你躺在那裡不能動時,不是呂洞賓、不是媽祖來救你, 是 師父! 妙禪師父!』。之後才從弟弟口中得知,父親的鉀離子指數在 師父加持大約2個多小時左右後就開始回升了, 師父離開前就不斷開示要我們耐心等候,鉀離子指數一定會逐漸回升的。果然不出 師父慈悲的開示,個性較急躁的父親等候不及就極度的焦躁,但誠如 師父的慈悲開示,2個多小時後,父親的手腳就真的可以開始自己活動起來了,他逐漸安心入睡,清晨起來就恢復正常行動,而早上驗血報告果然就回復到了4.2正常值,我們全家人真的非常感恩與讚嘆 師父的慈悲與大威德力。

 家族惡業的引爆,師父早已預見,並慈悲無條件的幫助我們一家人。現在,不僅父母身體健康,家人間的關係,也在 師父妙轉下,由原先各過各的冷漠生活,到彼此有更多關心與互動,我想這是用人世間再多金錢、名利、事業等等都無法換得,更非我入門當時所求。所有的感恩、感受與體悟,無法言喻。

 師父的大威德力、大慈大悲救渡弟子與弟子家人的聖蹟,在基督教稱為神蹟,在 師父座下的弟子,卻是有很多的見證。就連我自己不僅身體變健康(從臉色蒼白的藥罐子變到已是健康寶寶)、個性(急驚風壞脾氣到想生氣也生氣不了)、工作事業都獲得很大圓滿。事實上, 師父只是要幫助弟子在修行過程中,不被自己與家族的業力牽絆障礙,排除我們在回家路上會遇到的各種災厄苦難,目的就是為了要讓弟子早日通過如來的標準,成就佛道,利益十方眾生。

 希望以此見證,讓更多同修對 師父升起大信,進而大願大行,成為 師父住世弘法的千手千眼,過程中自然能見證到自我靈性不斷的向上提升、心安心定與智慧開啟,走在佛法正法的中道上,不僅一切人間事皆能隨順圓滿,更能在有身之年,成就靈性永生的大圓滿!育妃今生有幸,得遇明師,誓願此生追隨明師,早日明心見性,利益十方眾生,實踐 師父的悲智願行,讓正法永世流傳。以上見證,感恩 師父!讚嘆 師父!
佛弟子林育妃無限懺悔叩恩

取材自佛教如來宗網站http://www.rulaiweb.org/

 

 

 

 

創作者介紹

Niceday的禪行一片天

Nice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