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妙禪師父!給予我生命的力量

 

可曾想過,為什麼有人那麼好命順遂、有人卻痛苦萬分?如果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上,為什麼沒有辦法自己決定要出生在什麼樣的家庭?在溫馨如來精舍裏,妙禪師父將衪所見證到的宇宙真相以及生命的真實義,慈悲地為弟子開示。妙禪師父的力量也開啟了我們本自俱足智慧、清靜、安定、慈悲與真愛,只要弟子願意依教奉行開了悟,就可以找到生命的答案,整個人也就好比脫胎換骨似的,將本有的佛性展現出來可能還有許多人在懷疑,怎麼可能靠另一個人,不管稱師父或老師,就可以有不一樣的人生?其實不是依靠這個人,而是這樣一位已見證造物主的人,我們稱為大成就明師,造物主就賦予這樣的人不可思議的大威德力與大智慧,而能夠來教化弟子開啟弟子本有的如來(或稱上帝)智慧,而這如來、上帝就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本我,打開了就能夠用,好比擁有了無窮無盡的寶藏,當然人生大不相同。任何事情,聽再多、說再多,不如試著相信並帶著實驗的精神與態度,從行動的過程當中來瞭解並驗證父所開示的是否如實,這是最科學的。好比,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別人會騙你,但自己絕騙不了自己。機會是給懂得把握的人而不是給準備好的人。因此在此與大家分享來到明師座下禪修禪行,是多麼棒的一件事。

 

 

曾純君心得見證    曾純君

我知道找到一位明師對於人生的意義有多重要。
中學時家中遭逢經濟驟變,對於當時十五歲的我而言,生活頓時就像從天堂掉到地獄一樣,父母整日忙於對外的金錢紛擾危機,也背負著親朋好友的冷嘲熱諷,承受著那樣的痛苦


我知道找到一位明師對於人生的意義有多重要。
中學時家中遭逢經濟驟變,對於當時十五歲的我而言,生活頓時就像從天堂掉到地獄一樣,父母整日忙於對外的金錢紛擾危機,也背負著親朋好友的冷嘲熱諷,承受著那樣的痛苦,根本無暇也無力理會我,每每看到父母因金錢而起爭執,我只能求助家中供奉的觀世音菩薩像,虔誠的請求祂:「求求您不要讓父母吵架好嗎?」,可是祂一次也沒有允諾我,換來的是一次又一次失望。不斷在心中吶喊著:「有誰能告訴我,該怎麼辦?」。
只知道我的言行舉止絶不能讓父母失望,於是用好成績、好學校、好工作….好換取他們一絲絲的欣慰,也要向所有欺凌我家的人證明,你們不能打倒我!如此的做仍不能明白這些人、事、物到底怎麼了?青春期的表面我是一個懂事、貼心的孩子,而內心是交戰著那樣的無助、徬徨與自卑,時間就這樣過著…,我也清楚明白我要找到一位智者告訴我這些答案,而祂不是我的父母、我的兄長。
遇到 師父是我人生的轉戾點。
我與外子從事醫療一職,需要面對受不同疾病苦痛牽絆的人們。工作中每天在為扭轉疾病的趨勢,幫助病人找到解救疾病苦痛的答案努力著,不管是生理的、心理的,常自問:「人們為什麼生病呢?到底他們怎麼了?」。這樣的無形的壓力及無解的疑問,常常盤旋在心理,也讓我們想要真的停下腳步,深思這樣的問題,於是選擇放假一段時間,藉著到中國大陸走走,讓我們身心有休息、喘氣的機會,找尋所謂的答案,同時也能在專業知識上有充電的機會。就這樣再回到工作跑道時,遇到了以前的病人禹君老師,一陣寒喧中他的一句話:「我的太太在禪修,她遇到了一位很棒的師父!」,外子抱著故且多聽、多看、多聞的心態,而我抱著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心態,與嬿妮老師的一場接引分享中,打開了我們見佛的第一道門,開啟了見到光明的第一扇窗,就這樣來到師父座下。
清楚的記得初初上課時,曾向 師父請示說:「我的脾氣這麼壞,該怎麼做呢?」。這個問題早在沒有入門時就困擾著我,總認為這是承襲著父母的脾氣,我就是這樣,父母與外子因為愛,默默的無言承受著。而在成長的學、經歷中也嘗試著用心靈勵志的書、心理學家的著作甚或許多長輩的人生閱歷,來企圖平撫躁動的情緒,一直到自認為可以用容忍、包容來看待所有人、事、物的不順遂,但是這些“忍”終究是不堪一擊,不銷多時又恢復到以前。猶記得當時 師父給我開示:「要覺知、要懺悔」就是這兩句話,心想:「反正以前的方法都試過了,如果有用為什麼還沒有改變呢?」,我從願意相信師父開始,從口中真誠的說起,就這樣喚起了沉睡的心,那顆被嗔念執著矇蔽的真心,妙的是我真的做到,在不斷的在面臨所謂的不順遂與逆境中,不斷學著放下,從三天、到三小時、到三十分鐘、到三分鐘、到三秒鐘…,那樣的改變如:「輕舟已過萬重山。」,再回首是那麼的妙不可喻,這一切的改變力量都是來自 師父的大智慧,一位大成就明師的賜與,開顯我見到了生命的曙光,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爾後 師父不斷的啟迪,我看到了我及眾生的心已被不安、恐懼、無助、徬徨、貪、嗔、癡、慢、疑…所矇蔽了、迷失了,這樣的苦豈是三十幾年或這一世來所造做的,早就在宿世累劫中,就不斷在這執著的痛苦深淵掙扎、輪迴著,人不是為了享受快樂、承受痛苦而來,是為找到明師,得到真正的解脫與自在。
師父給了我生命的啟發與真願行。
修行後週遭的人、事、物並沒有因此停息過,最不可思議的是心越來越安、越來越清明,有了 師父的指引更讓我不斷破繭而出,也了悟到成為人都是為一大事-見證本心智慧-『如來』,因為那是你的本來,那是生命的真實義。
回想-我的父母、我的兄弟、我的病人、所有與我有緣的人,過去載浮載沉的生活著,彷彿溺水中的人,沉溺在金錢的、事業的、病痛的、感情的、家庭的…等的幻滅中,永遠不知道生命真實義是什麼,不知生命將到盡頭或是隻手無助拼命在這茫茫大海中要捉著什麼,一塊枯木?一個救生圈嗎?…而最終卻什麼也捉不到。若是當時或現在也能找到一位智者、一位大成就明師,指引他們、救度他們,領著他們上岸;又在人生的旅程中,指引正確的方向,航向光明、航向智慧、航向彼岸。一切生命會有不同。而這位智者、大成就明師是我的師父
我今也願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匯通 師父給予我等的示意與感昭,去感知世尊、歷代祖師們及 師父那偉大內在精神-明心見性。願把這樣的人生真實義傳揚,要把所有迷執的人從苦海中解救出來,回到智慧的岸、佛國的土、如來的家。
感恩 妙禪師父!
感恩 十方諸佛菩薩
感恩 師父示現的所有人、事、物
曾純君合十叩恩

 

宋睿祥禪行體悟     宋睿祥

佛教並不釋念經拜拜,而是佛陀的教育,要告訴世人此生到底所為何來,當我如來的智慧不斷打開,我發現我可以有真正安定人心的力量。妙禪師父曾對我開示:唯有明心見性,才是真正的大醫王,能救渡眾生的苦。


我想醫生是最能體會人間的苦,在沒有來到佛教如來宗妙禪師父的座下之前,每天在醫院看著病患及家屬的恐慌與無助,當時的我總想要扛下他們的痛苦,但是這 條醫者的路是越走越沈重。 直到來到佛教如來宗如來精舍,入到 妙禪師父的座下,妙禪師父不但解下了我肩上承擔眾生已久的包袱,更開啓了我本自俱足的如來智慧,妙禪師父讓我真正地瞭解到,佛教並不是念經拜拜,而是佛陀的教育,要告訴世人此生到底所為何來,當我如來的智慧不斷打開,我發現我可以有真正安定人心的力量。妙禪師父曾對我開示:唯有明心見性,才是真正的大醫王,能救渡眾生的苦。 我真的知道 妙禪師父是一位大醫王,能解眾生的苦,我也唯有不斷地開悟,直到證悟,也才能成為一位真正的大醫王,不只是醫治人的身,也能醫治靈性的苦,帶眾生離苦得樂。我真心的感恩這一生有如此殊勝的機緣能來到佛教如來宗加入如來精舍這個大家庭,在這裡,我找到了回家的路 宋睿祥
我想醫生是最能體會人間的苦,在沒有來到佛教如來宗, 妙禪師父的座下之前,每天在醫院看著病患及家屬的恐慌與無助,當時的我總想要扛下他們的痛苦,但是這條醫者的路是越走越沈重。
直到來到 妙禪師父的座下,妙禪師父不但解下了我肩上承擔眾生已久的包袱,更開啓了我本自俱足的如來智慧,我真正地瞭解到,佛教並不釋念經拜拜,而是佛陀的教育,要告訴世人此生到底所為何來,當我如來的智慧不斷打開,我發現我可以有真正安定人心的力量。妙禪師父曾對我開示:唯有明心見性,才是真正的大醫王,能救渡眾生的苦。

 

 

林延旭心得見證   林延旭

    每一個故事應該都會有一個結局,對我而言,一直以來也都這麼認為,只是這一次我知道即使到了我所希望到達的目標時,將也只是另一段驚異之旅的開始而已!
    2005年的2月19日,我和太太小琳踏上了禪修的第一步,當時我們並不曉得禪修的真正意涵,而當時也並沒有特別的需求,比較模糊的認知大概就是能讓身心都變得更健康吧!正因為如此,一開始我們其實是推薦別人來的。
    記得當時是璧璘師兄找小琳,剛開始小琳想邀我一起聽聽看,我一聽說和宗教有關就不太感興趣,因為之前就看過太多有宗教之名卻無宗教之實所謂的高僧大德,名之為高僧,做的事卻很葷,雖然我對宗教並不排斥,但領導者的德性卻很難令我心悅誠服。也因此開始小琳還很熱心的幫璧璘找尋看起來可能比我們更需要的人(她的老闆),加上我們自覺感情很好,又自認為很會養生,因此並不覺有迫切性的需要…….
    故事的發展則是小琳的老闆他們雖然來了,當天師父也幫她轉掉一個非常嚴重的惡業,而讓她的心臟感到多年來沒有過的舒暢,可是由於和她一起來見師父的先生,因為師父的在家相、缺乏知名度、和太過親和而缺乏神秘感,反而成為他阻撓太太前來的無明。
    於是在璧璘的熱情邀約下,小琳和我辜且就將它當成是我們週末的休閒處所,開始了我們的禪修之路……..
    雖然名為開始,可是老實說,何謂禪修我當時真的一無所知,本以為就是師父在上面講一堆我們聽不懂的話,而我們也回答一堆師父聽不懂的話,彼此高來高去大概就是了!更別提什麼明心見性這種令人既看不懂又難以體會的話了!
    因此一開始,當我常聽到師兄或師姐們告訴我要謙卑、懺悔、感恩、讚歎時,內心其實並不平和,因為除了謙卑可以稍為裝一下之外,其於各點真是毫無感覺,想裝都裝不來!但後來所發生的事,…….卻是我這輩子怎麼都想不到的!
    剛入門時,常聽師父在說法時再三強調只要看著他的眼睛即可,既不要思辯也不要抄筆記,因為他說法是說給我們的靈性聽而非說給我們的人聽的,說真的,剛開始我還真的一點都不信,不但如此,精舍所發給我們的達磨血脈論我更是紮紮實實的只看了兩行半,一方面看不懂一方面也不曉得看它幹嘛!從此它便讓我丟在餐桌上,埋沒在雜物中好一段時間!
    說也奇怪,就這樣過了大約三個月,有一天我心血來潮,突然再拿起達磨血脈論一看,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大約有百分之七十的內容我看得懂!而我也開始變得喜歡看了!我終於體悟到師父告訴我們說法是說給我們的靈性聽,回家之後靈性會教我們的真義!
    就這樣,也大約是在我入門三個多月當精舍還在新北投的時候,有一次下完課一些同修們聚在後面的小會客室,正接受 師父通教中的小別教,當時我有意無意地置身在最後面師父不容易注意的小角落裡,不曉得為什麼,師父突然指著我說:『延旭,你的我執很重!』
    其實當時 師父要這樣說,是因為他預見我在不久的將來會引爆一個很大的惡業,如果當下我所表現的是馬上覺知、並深度懺悔!那就能馬上相映到師父的力量,也符合如來法則地可以馬上將此惡業轉掉!可惜!我當場表現的卻是外表平靜而內心極度不服!心想:師父,我已經改變很多了,更何況我在公司教訓員工都會關起門,只有誇獎才會公開講!您這樣讓我感到很沒面子ㄟ!殊不知,當時 師父這樣做是有要強力妙轉我的密意,可惜當時我懵懂無知,第二天還因為累積的情緒突然間迸發,差一點退轉!
    還好當時小琳的睿智,用柔情告訴我說:『如果你走,那我也走!』這一說,我馬上冷靜下來省思自己,看著自己口口聲聲最心愛的老婆,雖然只來了三個月,可是我卻已很明顯地看到她身體明顯的變好,甚至連癌症高危險群的憂慮(小琳的二姊是子宮內膜癌去逝,而她也不斷顯出類似症狀,卻檢查不出,後來才知她姊姊的靈性一直在她身上沒離開,所以神識的殘留相映到小琳身上開始就會出現假性的類似症狀,久了就會便成真的了)也早已從我們心中解除,更何況剛入門沒多久父親就中風,而父親在師父的幫忙指示下也完全恢復健康, …… 這些林林總總早已點滴在心頭,這些成就者是大醫王所顯出的大威德力,在在都已顯出師父非凡人也!更何況,我們不是常說受人點滴要報以泉湧嗎?自己雖還沒有深刻的感應,但目前家人所蒙受的又豈是點滴而已!自己又豈可因一時的義氣而離開!如此忘恩負義,又與畜牲何異?!
    於是我雖還是留下來了!可是師父卻也依如來法則地無法將我的惡業預先轉掉,而我也就在我來精舍約五個多月時,惡業也果然引爆了!
    那是2005年的7月15日,當天清晨大約兩點半時,我突然從睡夢中醒來,雙手不由自主的就往雙頰摸,沒想到令人驚駭的事情就在瞬間發生了!那就是雙頰竟然在突然間從原本的平整漲成像鵝蛋那般的大,而且痛到讓我必須每隔不到3 秒就要用嘴唉一聲以舒緩它所帶來的疼痛!……
    天一亮,小琳就透過璧璘師兄和美吟師姐向師父報告, 師父慈悲!將他排得滿滿在外幫助弟子的行程硬擠出一段給我們,原本當晚我和小琳要去看一個兩個月前就買好票的舞台劇Chicago(芝加哥),記得一張票好像要花3000多元,可是當晚回來後,我和小琳都有一個共同的看法,那就是……再花十張票也值得!(以現在認知來看, 其實是沒有辦法用任何金額來衡量的!)
    話說當晚我和小琳大約六點多到精舍, 師父則快八點才匆匆趕回, 師父一看到我們除了向我們致歉他的遲歸外,即刻不容緩地詢問我的狀況,我邊講邊看了一下那美吟為 師父準備卻早已冷掉的便當,恭請 師父先用膳再說, 師父則圓滿弟子的請託順應地扒了幾口飯,就請美吟師姐將它拿走,開始為我加持!並非師父挑食或不餓,一切只因為 師父無法看見弟子多受一分鐘的苦難!而這樣的慈悲和關懷,從 師父所散發出來讓弟子們所感受到的卻就像太陽的光芒一般,如此地自然又溫馨!
    在那一刻,我原本裹的緊緊防衛性的包裝自然鬆脫了!內心裡感恩的思懷被深深地觸動了!而那天晚上手持金剛蓮花印一直在旁邊護持我的小琳,也因為內心裡一直不停地感恩 師父更因而相映也接到 師父無比的力量!
    那晚, 師父加持完後,我雖沒有完全消腫,但錐心的痛感已經消失不見了,我和小琳在回家的路上除了身上佈滿來自 師父的力量之外,更滿溢著無法言喻的感恩,我和小琳都很清楚的知道,我們之前所領受的,是千金難換的恩德!
    不過也因為還沒完全消腫所以 師父約了隔天如來正法班結束後要再幫我加持一次。
    當晚下課 師父在回答完所有同修請示的問題後,開始幫需要的同修加持,師父那天特別把我留在最後一位,輪到我時已過了半夜12點了, 師父的色身應該是辛苦的,可是從 師父整個人所散發出來的卻是神采亦亦法喜充滿!
    沒想到這時師父這時並沒有馬上為我加持,反倒是請美吟拿指甲剪,我馬上想到前一晚 師父有一個用指腹輕敲我腫起雙頰的動作, 師父一定是怕我現在會比較敏感,一點點突出的指甲可能會讓我不舒服,於是我趕緊說:『 師父!不要緊,我的臉皮一向很厚的!』只見 師父毫不猶豫、也毫無妥協的回了我一句:『不行!』我從這一句感受到的是一個大成就明師對弟子的關懷是親切、無微不至、甚至比我們對待自己還更細心!
    從那兩次之後我那濕重而污濁的色身因為真心的感恩開始真正感應到來自師父的力量,也真正領悟到一次 師父對我的開釋:『只有懂得感恩的人,才有真正的謙卑!只有懂得感恩的人才有真正的懺悔!只有懂得感恩的人才懂得讚歎!』我那一直卡在心裡不懂的謙卑、懺悔、感恩、讚歎也在一次的禪定中了悟到:來到師父的座下,每個人都帶著滿滿的一杯水來,不管是像我帶的是一杯污泥,還是如您帶了一杯清水,可以肯定的是絕不是一杯充滿佛性的水,來到 師父的座下,若沒有謙卑的心,每天帶回的不過是自己原本帶進來那杯水而已,屬於佛性的水再怎麼倒給我們也只會滿溢在外而已!而謙卑會讓我們願意倒掉自己,也就是去我執!開始承載師父的佛性!
    早期看電視常演基督教天主教徒演小baby受洗時說『主啊!我有罪!』我心裡常覺得莫名其妙,心想:一個剛出生的小孩,什麼都沒做過,能有什麼罪!當時的開悟也讓我終於明瞭那是原罪,就如同我們歷經萬劫所留存在我們身體內每個靈性裡的業力,所以我們要懺悔的除了要懺悔那今世還成為人的經世累劫的業力的原罪外,更要時時對行、住、坐、臥中因身、口、意所產生的業由不覺不知,到有覺有知到即時覺知,覺知於當下、覺知於未然,而產生即時的深度懺悔,如此才是 師父期待我們的真懺悔!
    而”感恩”誠如之前所提,是真謙卑、真懺悔的源頭之外,當時也體悟到,也只有懂得感恩才會去積極接引、樂於分享、主動輔導其他同修!
    當然,也只有真正的感恩,才會不由自主地不斷對 師父發出真心的讚歎!
    總之,我的開悟,是從真心感恩開始,從那之後又有太多精采的禪修心得和見証,於此只略表一二希望和我一樣我執很重、有知識障、愛分辨、又容易自以為是的新同修們可以略為參考,可以省掉很多撞牆的過程(因為 師父已經都清清楚楚告訴我們牆在哪,如果還是執意地硬往牆上撞得頭破血流,那就不只是無明了!),也可省掉很多無謂的時間浪費!
    在繁不及備載的心得中,只略表一二,既無法述及 師父慈悲之萬一,更無法形容 師父大威德力之分毫,只希望透過我微薄的見證,能幫助剛入門的同修早日打開心門,昇起大信,真正接受來自大成就明師的教化,也早日明心見性,利益十方眾生!
    誠如一開始時所言,這段禪行,將是個永遠沒有結局的故事……..而我將每天全心地用全部的生命去期待它每個新的到來!

 

 

                      上報 佛恩,下化眾生的使命

              禪修是給自己這一生最大的禮物    陳嬿妮

  感恩 妙禪師父的教導引領與妙轉法輪!讓我了悟人生的深層義涵,幫助我正視覺知自己宿世累劫來的習氣,我願不斷與 如來心相印,早日照破眾生認假為真的一切習氣雲障,證悟那不生不滅的永恆;不負「上報佛恩,下化眾生」的使命!

【緣起,與 師父相逢】
  民國93年中,因緣際會,與初次謀面的許璧璘師兄在合辦經濟日報一家廠商的活動時相識,這個相識,改變了我的一生,也找到了,我這一生至今30多年來,一直在尋覓的4大心靈困惑的答案──1、 我的人生所為何來?人的一生與天上飛的鳥有何不同?2、我的人生下半場,要做什麼?3、為什麼這樣的人格特質,與過去所逢的一切善因好緣,和交雜著辛酸涕淚的,是在「我」身上?我除了感歎業力,累積善緣外,還能做什麼呢?4、渴望真自在、大智慧,究竟如何能快速做到?
  在那次初識一起用餐中,說也奇妙,我竟然對一個初次見面的陌生人說,「我想禪修」。實在很感恩璧璘師兄,他先問我,「您有在念佛啊?」,我說「是啊,我喜歡佛法,相信佛法」,就這樣,在璧璘師兄搭配著黃淑貞師姐,積極慈悲的引荐下,我與改變我這生最大的生命導師,妙禪師父初次見面。就好像鑰匙找到鑰匙盒一樣,我的生命密碼,從此不可思議的,快速打開!非常感恩!

【禪修後的蛻變】
  憶起第一次見到 妙禪師父時,我是很無明的,我憑著自以為經歷豐富、判斷力佳、心地好的特質/習氣,心中暗自對著 師父品頭論足。當時 師父的外貌及語言,其實不吸引我。但我被 師父苦口婆心的態度所感動, 師父花了3小時左右時間,回答我很多人生及佛理的問題,我自以為很懂,但現在回想起來,那時什麼都不懂,只是很會發問而已,似乎是有聽沒有到。
  當時,心上打著「未成佛道,先結人緣」的感恩心,決定入門到這位感覺很投緣的 妙禪師父座下。
  正式入門第一次起,我就很珍惜,僅管當時我禪坐功夫奇差、奇苦無比,我仍很喜歡每周來上一次課;每天我從經濟日報下班後,即使常已夜半1、2點,我還是不會漏掉睡前禪坐,與我的心靈相約,與如來印心的時間,我總覺得這是每天唯一跟自己的心靈相處,給自己的心真正的充電,給心洗澡的時間,我期待每天這一刻的寧靜。並經常特別抽出有禪修課的這天,向報社請特休假,好讓自己能更充份、虔敬、不遲到的來上 妙禪師父的禪修課。
  初期我每次禪坐,不僅雜念滿天,雙腳及腰背酸痛無比,也常昏沈打盹,但我從不氣餒;發自內心深處,想要有好的禪定功夫,進入禪定的境界;禪坐中我常咀嚼著師父開示「不求、不取、不捨、不辨」的道理,希望轉移禪坐時的雜念與身體的疼痛。
  記得有一次,禪坐時,雙腳痛到,心裡不禁念起「懺悔偈」,眼淚直下。師父教導我們,「不必苦修,苦練」,但我想突破自己的弱點! 師父開示,「禪定中雜念多,可以參佛理」,因為我的雜念多,所以沒多久,我練就了很會參佛理的功夫,「開經偈」4句偈的義涵,經常在我心中迴盪。感恩 師父慈悲攝受!
  到 師父這裡禪修2次後,其實報社裡的同事,就有幾個發現我不一樣了──性子溫潤些,氣色也變好了。我一開始就知道,禪修最起碼可以讓我急性的心,調和、調清、調定。成果如何?敏感度高的我,很快就察覺。還有,常容易胸悶、心悸的我,身體也變好了。禪修不久後,有一天,我竟然看見,面對 師父時,從我眼中散出許多小黑點,不斷往 師父身上去,那時我第一次想,「 師父真的承接了我們的業力, 師父是明心見性的大成就明師」,「我完全聽懂 師父的開示,是無上甚深微妙法!」。那時,我心即讚歎,「禪修真是給自己這一生,最大的禮物」,我願意將此禮物送給有緣人!

【禪修後的頓悟】
  我很喜歡參佛理,1天不參到一點佛理,我會覺得這天白過!遵照 師父的開示教導,我很快的放下「不究竟的佛理、經論」,甚至放下我多年來很喜愛聽聞梵唄的習慣,只參 妙禪師父開示的最究竟佛理,包含 師父推荐及開示的「達磨血脈論」、「心經」、「六祖壇經」、「金剛經」。
記得,正式入門沒多久,有一天,我一邊聽著「櫻花雨」這支曲子,一邊觀賞著我家窗外層層山巒,頓時發現──我的心,那是我的靈性,是我靈覺的心,在山岳裡自在飛翔!多麼讚歎、感恩,我的心靈自在清明起來…,無法用言語形容。
  記得,93年我剛入門那年的11月底,我在經濟日報截「資訊月」專刊時,我獨自1人奮戰到凌晨3點半,我的心沒有像過去加班到深夜時心力交瘁的感覺;除了有一份清新感外,竟萬分感恩我的身體每一個細胞、器官這樣護持我,讓我手腦並用的在工作上發揮,更深層感恩的是,我清楚肯定的了知,這一生成為「陳嬿妮」,是為「明心見性,利益十方眾生」而來的;那天,我的內心在工作畢仍不禁發出無比願力及感恩讚歎師父的教導,及父母生我育我,與人生路上得眾多貴人相助的種種,「我將用我的這一身與這一生,明心見性,利益十方諸有情」!我知道我這一生將有深層的意義及使命。

【感恩 明師,大願大行】
  感恩自己的造化福報,在因緣際會下,順著因緣,惜著因緣,遇見璧璘師兄,找到了一開始我還不知曉的──「明師」!
  而今我總要告訴很多同修及好友,有「明師」的帶領,實在太重要了! 明師是燈塔,指引迷津,照破群昏,啟迪智慧,事半功倍。如果不是 明師的帶領,我怎能在短短時間內,便了知困惑我幾十年的4大問題,究竟的答案。
  至今,2年多來來, 師父教導我、啟發我、歷練我,甚至為調教我改掉深層的習氣,放下「我執」,反其道而行的「衝擊」我;幫助我從開初悟,通達佛理,到能應機說法;甚至,很多經論,只要一翻閱、一聽聞,立刻了知其中深層義涵。而個人心性,則由一個主觀,得理不饒人的強人特質,轉為日益平等慈悲的心;是的,而今這匹「烈馬」被「馴服」改造了,如果不是「明師」教誨、示現、大威德力轉化,豈能辦到?!
  感恩 師父、感恩十方諸佛菩薩、感恩累世父母、十方護法及眾生等。
  亦深層懺悔往昔所造諸惡業…
  願早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以完美的清淨心行,利益十方!

嬿妮合十敬上

                師父帶我離開死亡蔭谷

         當業力引爆時,大成就明師讓我心安心定 翁元臻

  為什麼這世間的人有這麼不同的生命歷程?是誰決定了我們誕生在哪裏?誰決定了我們的貧富貴賤,聰明愚痴?是甚麼決定這一生的順遂、困頓、得意、悲苦?為什麼多行不義的人反而享受榮華富貴?為什麼行善積德之人卻屢遭困頓挫折?是造物主的意志還是自己的決定呢?

  達磨祖師說:「若問前世因,今生受的是;若問來世果,今生做的是。」前世因、來世果都與這一生有關,也就是說,這一生所有的一切不是與前世因有關,就是在為未來的一切埋下種子。我們身上似乎有一本帳一直跟著我們,從過去到現在到未來,當我們肉體使用期限到期時,金錢、名位、權勢、情愛有哪一樣帶得走呢?只有這本生生世世的記憶的帳本跟著我們走吧,所謂”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難道我們就是這樣接受命運的擺佈嗎?就這樣接受業力所給予我們的好好壞壞嗎?我們有甚麼辦法可以抵擋或避開業力襲擊?有甚麼辦法可以讓我們再也不要受到業力的困擾?誰可以幫我釐清這本帳?誰可以告訴我,如何可以還清這一切的債?誰可以帶領我不要再增加新的債務呢?當業力襲擊時,有誰可以保護我呢?

  42歲以前的我,對業力是不知道也沒興趣。業力、修行、明師對我來說都是懦弱的人給自己的避風港。直到自己及家人接連遭逢命運沒緣由的襲擊,才讓我正視業力存在的事實。我的家族在短短五年內,父親小病竟至氣切臥床;母親罹患心臟收縮不全症;兄長突然罹患嚴重恐慌症;弟妹突然罹患密室恐懼症;小姪子罹患全身性異位性皮膚炎以及我被我幾個往來已久的客戶、廠商與合作夥伴在短短三個月內倒債2.5億元。業力就像一條條繩索將我越捆越緊,拖往無盡的深淵,甚至還有黑道只因誤聽流言,就以我妻女的安全勒索數百萬。就在2008年5月13日經由朋友的接引來到佛教如來宗如來精舍遇到大成就明師妙禪師父,當我願意依教奉行中,他妙轉渡化眾生,安定了我的心,將我帶離痛苦的深淵、死亡的蔭谷,讓我及家人現在得到平安、健康與喜樂。

  這一切的隨順圓滿都是 妙禪師父賜予我的!

  感恩 師父!讚歎 師父!

 

            遇見通往天父那裡的道路

 妙禪師父是引領人們「將往何處?」的唯一真理  江和原

  各位老師,師兄師姐好!
  我是江和原,我很小就是一個基督徒,17歲那年更立志要當牧師,在聖靈教會的養成教育中,我會說靈語也會做醫療的按手禱告,並見證到很多奇蹟。

  但是這些都不能解答我心中:人生到底為何而來?又要到哪裡去?
  聖經約翰福音14:6上耶穌基督所說的:「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耶穌基督說的是藉著祂,而不是藉著彼得、保羅、祂的父母、為祂施洗的施洗約翰甚至是聖經或祂的話語才能到天父那裡去。那耶穌基督不在了,我們怎麼去呢?

  從少年時代就有恐慌症的我,這種恐懼不安,心悸不已的感覺,久則兩三天,快則時時刻刻襲上心頭,這種感覺痛苦難當,做任何事情都不能盡心與放鬆。

  2010年9月1日我因為玉蘭師姐的帶領來到師父座下,本想了解一下她所謂 師父會不會是一個騙人的......在兩個多小時的新班入門法會結束後,沒什麼感覺的我迫不及待到樓梯間排隊準備搭電梯回家,這時 師父剛好從樓梯間往上行走,很和藹的與大家打招呼。經過我的身旁, 師父剛好與我四目相望,就在這一剎那,我了解了我對面的這個人,他的身體住著一個了不起的靈魂,是一個我要追求的 師父。

  第二天開始、第三天、第四天......直到現在,不知不覺中,我的恐慌症沒再發作,竟然好了,一次也沒發作,我想這不是 師父的大威德力那又是甚麼?

  今年母親因為胸部疑似有腫瘤,我們跑了馬偕和振興兩家醫院、三個醫生,得出來的結果--母親得了乳癌的第四期。

  在振興醫院化療了兩個多月都無效,醫生決定在6月28日星期二上午進行手術,因為這是個大手術,為了安住她的心,我開始跟她分享生命的真實義,但母親似懂非懂,即將要被推入手術室麻醉了,我趕緊跟母親說:「這麼好了,妳只要記住你要找菩薩、找佛,跟著祂們當人修行就好了。」

  中午12點初進行手術一直到晚上6點半手術才完成,同一時間、同一個醫院,也是我岳父心臟的複診,以及我岳母乾燥症的複診,我及老婆佩怡師姐在醫院各科跑翻,及手術室外等候好長的時間,我只好拚命的用師父傳的妙法,突然間我發現一股很強烈的力量,我整個人好像籠罩在一個很大、很結晶的柱子裡,非常的穩定非常的平安,我知道這是 師父的大威德力;安頓好岳父及岳母後, 師父安住我了,必將安住我母親,當下就跟老婆安心的吃起水果等待手術室裡的母親了。

  晚上6點半母親被從手術室推出來,這時候仍然昏迷中的母親只喊著:「好多鬼!好可怕!!好多鬼!好可怕!!」我跟妻子圍在她的推床旁邊不斷安撫她,母親見到人就問:「妳是菩薩嗎?妳是菩薩嗎?」我太太跟我當下以為她在開玩笑,我太太就笑著反問她一句:「菩薩是男的?女的?」母親說:「男的!」因為我母親很胖,我老婆佩怡師姐又笑著問她:「是胖的?還是瘦的?」母親回答:「瘦的!」我家師姐又問她:「長的什麼樣子?」母親回答:「看不清楚臉,但是穿著白襯衫,脖子掛著一條鍊子,我的床前都是矮矮的鬼,比床高一點,那個菩薩叫他們走開。」我想有入門的師兄姐都知道我在說甚麼了吧?還沒入門的朋友們也歡迎您入到師父的座下,抬頭望一下法座上的 師父,就知道我在說甚麼了。

  這對我來說一切都是感恩,因為麻醉師在出病房的門口再三的告誡:「妳母親剛開非常大的刀,會非常的疼痛,她不太敢呼吸,因為會疼痛的關係;所以每五分鐘要叫醒她一次,不然她忘了呼吸人就走了,非常的危險。」這句話讓我們非常的戒慎,所以我先讓太太照顧母親,我到隔離病房區外打電話給玉蘭師姐,分享母親的這番見證。

  當我回報完這個見證,回到病房,奇蹟又發生了!

  我母親說她肚子餓,這時候離開完刀不到兩個小時,我急忙買了稀飯給她,她不用人家餵,嚷著自己要起身坐著,結果她就把那碗稀飯自個給吃了,吃完飯後躺著休息打電話給她的好姊妹聊天,我不需要五分鐘叫她呼吸一次,因為她自己已經可以自在的下床、走路、上廁所。

  這一切的感恩與讚歎都歸於我的 師父-- 妙禪師父!稍晚醫生來到病床前,這時母親的止痛藥都還沒吃呢,醫護人員督促著她吃藥,也很驚訝她復原能力之好,想當然爾我也不需要五分鐘叫醒她呼吸,一覺好眠到天明。

  第二天,醫生又來巡房了,直說這個刀開得漂亮,也沒什麼後遺症,接著復健師來到病房準備要教母親導要如何做手術後的手臂功能復健,看到母親用雙手拿飯、舀湯、吃水果,活動自如地吃早餐,就驚訝得把兩張復建的衛教資料塞給我,跟我說:「有空參考看看。」

  出院後母親又回醫院複診,醫生告訴我們:「妳母親的淋巴很奇怪沒有擴散,開了刀才確診是乳癌第三期。」

  這一切的感恩跟讚歎,再次的歸於我的 師父!  妙禪師父!

  入門後,我的業務變少了,到手的業務突然中斷了,但我的心有未曾的心安心定,因為我有 師父,這一切都是如來的安排;果然我沒有接那些業務是對的,如來讓我避開了業務的風險,不但替我們省了錢,也替我們省了時間,讓亂七八糟的人與事都移開了我們。

  前幾天母親的複診化療用藥無法適用健保給付的,於是我問醫生為甚麼?醫生面有愧色的說:「這用藥是給癌細胞有轉移擴散或後期的病患才有健保給付的,妳母親很奇怪再次確診只有二期也沒轉移及擴散,怎麼申請健保給付呀?」

  哈利路亞!
  感恩 妙禪師父!讚歎 妙禪師父!我已經知道如何到天父那裡去了!

  在此,佛子江和原誓願成為 妙禪師父的千手千眼,以 師願為己願,早日明心見性,利益十方眾生。

                   

                     

                        夫妻一起脫胎換骨

               我的傲慢愈來愈少,智慧與慈悲開啟  馬修連恩

 

  入門前一路平順,沒有大苦難,馬修與我相遇時,對我一見鍾情:) ,在一起一個月就求婚,身高體重年紀文化語言等都相差很多,但是我們價值觀很相同,很短時間內完成人生大事。也一直過得很幸福生活,直到兒子Ethan三個月時,我們搬到新房子。我從以前都看不見或聽不見靈性,但都有一些感應,知道這個地方乾不乾淨,所以當初第一次來看這間房子時,即使是大白天陽光普照,卻有個聲音告訴我:我不能住在這裡,但因這房子各方面條件都很好,所以還是搬進去。

  搬進去第一個大改變就是我的體重直線下降,瘦了三、五公斤,我當時想說應該是我帶小孩餵母奶很辛苦;接著我的情緒有非常大的起伏,早也哭晚也哭,在低潮時,心裡都會有一個聲音很理智地告訴我: 這件事不能做那句話不能說,但是我無法控制我的行為和言語。常常與馬修起很大的衝突,一直無法改善。後來家人告訴我這應該是產後憂鬱症,於是我們開始尋求醫療協助。找了公立醫院的身心科、私人很貴的心理諮詢或是催眠,都對我一點幫助都沒有,於是在馬修經紀公司老闆翁銘隆師兄的接引下,我們在2009年12月23日入到師父座下。當天法會我幾乎無法禪定,從頭痛到腳。法會後與 師父別教時,馬修對這個地方的師兄姐非常不能認同,覺得大家在崇拜偶像,於是自以為自己是師父,滔滔不絕地向師父”開示”。並且問了 師父很特別的問題: 師父,如果你真的是大成就明師,為什麼我們這個地球會有地球暖化的問題,為什麼我們有溫室效應的問題,這地球上有很多瀕臨絕種的動物,師父可以拯救他們嗎? 師父笑笑地說了三個重點: 第一:馬修,你放心這個地球絕對不會滅亡。(從來沒有人這麼肯定的回答馬修這個問題,於是他開始靜靜聆聽)第二:你相信我嗎? (還是沉靜中) 第三:我待會會救你的太太。我聽了心裡很高興,兩行眼淚不停掉。
  
  當時我連”業力”都聽不懂,所以 師父說要救我時,我以為師父會畫符咒或是拿法器,結果 師父只是要我看著他的眼睛。這過程我感覺只有10分鐘,旁人說至少30分鐘,而且我看到許多各式各樣的相,有老的小的恐怖的還有動物。圓滿之後,我的眼珠像是黑珍珠一樣地發亮之外,有好一陣子心裡的感受是非常平靜的。於是我們開始每周一法會,當時不明白依教奉行重要性,只想著每個禮拜到精舍給師父看一眼就好(當然 師父再也沒看過我)。

  入門一個月後的一天晚上,和馬修在家面對面坐著聊天,突然之間被推倒,而我的臉開始扭曲變形,馬修形容不知道是有東西要進去還是有東西要出來,於是趕快打電話給淑貞老師。掛上電話後,我們一起禪定,我竟然可以如如不動地禪定整整30分鐘,過程中,感覺一道強力的水柱從我頭頂灌進來,不斷沖洗我的身體內部,而我們當時六個月大的小孩,竟然也乖乖在一旁不吵不鬧讓爸爸媽媽禪定,禪定完睜開眼睛像是處在芬多精的森林裡,連空氣都是香的。又過了不到一個月,是中國除夕夜,當天全家人在我娘家吃年夜飯,我突然又情緒很不穩,跑回我們自己住的家,把自己關在我之前被靈性推倒的那個房間裡,全身流汗發臭,好不容易馬修打電話找到我,他說我是用一個我的音域無法發出的低頻在與他對話,所以又趕緊找了淑貞老師來我們家。老師一來,馬上覺得磁場非常不好,立即請示師父。後來才了解距離我家不到30秒有兩間宮廟,對我會造成很大的影響。我從小到大的觀念都是:努力就會有好人生,但我竟然連自己下一秒的喜怒哀樂都無法控制,那我要如何開創我美好人生呢?於是開始了解依教奉行的重要。

  在馬修入門前的五年中,是他的人生低潮期,他一直都知道有上帝的存在,不需要透過宗教他隨時都與上帝對話,他很愛這個世界這個地球。但是當他年紀越來越長,看到的苦難越來越多,也發現自己越來越無能為力,從悲傷慢慢轉變成憤怒,越來越需要知道為什麼他會來到這個世界。他開始會在沒有工作的時候喝酒,到我們結婚後這種情況並未改善,我一直覺得我要改變他。在這個過程中,讓我很埋怨憎恨,無法理解他的行為,又屢勸不聽,每一次他一喝酒,我會加倍地憤怒恐慌甚至歇斯底里整晚不得好眠。就在我依教奉行三天後,又發生他喝酒人不見事件,可是當晚我感受不到一點憤怒或任何情緒,就很自在地回家睡覺到天亮。這三天,我沒有讀一本書念一部經,當天晚上,我也不需要告訴我自己要放下要忍耐要包容,因著師父給我們最簡單的法,我只是照著做,我自然而然就達到更高的境界和格局。

  在我確實開始依教奉行時(2010年五月底),馬修說七月要回加拿大,暑假是表演工作的旺季,也是旅遊旺季,機票貴得不得了,光是我們兩個人(小孩不佔位置)還沒有坐商務艙,就要花18萬,我們雖然不愁吃穿,但我是很實際的人,不願意把錢花在這裡。不過我就先把這件事擱著,持續依教奉行,在我們要出發前一個禮拜,我媽媽突然告訴我說;冠余啊,一年多前你們結婚時,爸爸媽媽沒有給妳嫁妝,所以過兩天給你。過兩天我就收到一筆媽媽匯來的七位數的嫁妝。

  馬修媽媽去年來到台灣時,因為長途的旅行讓她在台灣時身體一直不適,她的心臟不好,有裝心律調節器。在家待了十天後,好不容易帶她到精舍參加法會,她完全不了解佛教也聽不懂中文。在法會圓滿後,師父走出休息室與師兄姐打招呼,看到馬修媽媽很自然地把手放在媽媽心臟前方加持約15秒,除了馬修和我,沒有人知道媽媽心臟不好。當晚開始媽媽每天舒服得不得了,覺得不可思議。

  馬修第一次見到 師父時,心裡就有一股很深的愛意,但是他的頭腦一直告訴他:不可能不可能,所以心和頭腦不斷地打架好一段時間,他也曾經中斷來法會一陣子,但是一離開師父,他很清楚自己又往下掉。他開始不再用頭腦去想很多的為什麼,而是試試看 師父的法,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他發現自己不再喝酒很久了,對於音樂,創作的靈感越來越多,情緒也越來越穩定。

  我們夫妻的關係從地獄到現在一起手牽著手走在回家的路上。曾經我千方百計要離婚,離婚的理由太多說不完,可是因為我們願意依教奉行,在短時間內(雖然當下覺得很苦,但是回頭一看也才不到一年時間)兩個人都脫胎換骨一般,尤其讓我從滿滿憎恨轉變成濃濃感恩與真愛。師父無時無刻不斷地開啟我們的智慧心和慈悲心!

  馬修的傲慢也越來越少了。在他工作時,是有很多人伺候著,於是很習慣生活大小事都會有人替他處理。現在的他越來越謙卑,在2011年三月,見到 師父時竟然撥開人群雙腳一跪張開雙臂,就像教堂壁畫中信徒迎接耶穌般地跪在 師父面前,告訴 師父說:我找你找了一輩子!

  我從小時就生活在很富裕的家庭裡,到處出國去玩。在國中時,爸爸開始投資更大的事業,開始早出晚歸喝酒應酬,與媽媽爭吵不斷,家裡似乎沒有一天安靜的日子。那時開始很埋怨我有這樣的家庭這樣的爸爸,不知為何我無法選擇我自己的人生。在入門依教奉行一段時間後,有一次半夜與馬修爭吵,就跑去找趙軒老師,老師見我情緒很不穩就立即回報,師父非常慈悲地與我通上電話, 師父在短短的五分鐘電話裡,沒有告訴我任何做人處事或夫妻相處之道,只告訴我兩件事:觀 師父住位及行無量功德。我掛上電話在開車回家的路上,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好大的懺悔之心,開始嚎啕大哭,接著就把車子就開到我的娘家。我已經十幾年沒有好好地跟我爸爸說過話,當下我就跪在爸爸媽媽的面前說:爸爸媽媽,請你們原諒我這29年來沒有好好孝順過你們……。這些話就從我的嘴裡很自然而然的說出來,直到現在,雖然我的腦子還記得小時候很多很不堪的回憶,但在我的心裡一點罣礙都沒有,反而越來越愛我的爸爸,在我眼中,他就是一位很慈祥的老爸爸!

  我因為馬修,才得遇明師
  馬修為了我,願意留下來依教奉行

  馬修以前有一句名言: 沒有喝酒就沒有朋友
  現在我們有一項體驗: 沒有分享利他,就沒有不斷開悟和突破!

  我們深刻清楚地知道,是因為有明師,我們才有這一切不間斷的圓滿,
  我們把感恩讚歎 師父的心化為散播真愛慈悲的行動力,
  到各處、用真心與每一位與我們有緣的朋友分享:大成就明師,在這裡!

  無比地感恩讚歎 師父
  深深地感恩老師

  佛弟子馬修連恩、劉冠余感恩合十叩恩

                 

       

         

          毛立慧禪行體悟  毛立慧

我們一生中總是不斷的在送禮物和收禮物,我不斷的回想在我這不到四十年的人生中到底哪個禮物是我收過或送過最有價值最有心意的禮物?是初戀男友送的一千隻親手折的紙鶴?爸爸在我二十歲生日時送的代表掌上明珠的珍珠項鍊?老公求婚時的那顆一克拉的鑽戒?還是孩子畫的第一張母親節卡片?

的確,這一切一切都是很棒的禮物,但現在的我清楚的明白,這些有形的禮物都只是短短百年人生中值得紀念的一小片刻,而我今生收到的最大的禮物,卻是個無形卻意義深遠的禮物,就是遇到了妙禪師父。

回想起三年前有緣入到佛教如來宗如來精舍之前的那段日子,那是我人生外表看來最輝煌的日子,我剛爬上了公司中最高的職位,有了房子車子,有個很帥的老公和兩個孩子,應該是外人眼中五子登科的人生吧!但是沒有人明白,我的人生正處於崩解的狀態。我的身體狀況因為長期疲累高壓的工作出現很多狀況,不斷感冒、生病、氣喘、過敏,睡眠品質也很差,總要靠著按摩、氣功、推拿來紓壓,每到假日休假都在生病。而因為工作時間太長與家人的感情淡薄,連孩子都不太親近我,夜深人靜在公司加班的我,常常會問自己:到底我要什麼?但是明知道工作不是一切,但是面對經濟的壓力和那莫名的責任感,我總是沒有勇氣動手寫履歷表尋求改變。

就在此時,我的同事邀我一起到如來精舍禪修,我當時心中想的是,有沒有搞錯,我是個從小受洗的天主教徒,怎麼可能跟你們去所謂的異教修行呢?但看著同事們都在修行的短時間內變得容光煥發更有智慧,而且實在禁不起同事的熱情邀約,我就抱著給同事面子的心來到了如來精舍。一開始只是為了給同事交代而做著妙禪師父所開示的四個妙法,但是如同 妙禪師父開示的,只要依教奉行給自己三到六個月的時間,每個人都能感受到自己不可思議的轉變。這樣的奇蹟也在我身上發生,我入到 妙禪師父座下四個月左右,回頭一看自己居然已經很久沒有感冒氣喘了,每日頸肩酸痛、淺眠的狀況也不見了,而且無形中對家人生起了很大的耐心,不會跟先生吵架,也不會覺得孩子哭鬧很煩,工作充滿了動力,案件也越來越順利,後來甚至連孩子都開始追著我跑黏著我。我才明白妙禪師父開示的一切都是真實的,當我們的靈性被 妙禪師父提昇起來,自然身心靈圓融圓滿,自然容易遇到貴人和好的機緣。更重要的是, 妙禪師父讓我明白人生所為何來,解答了我對人生宇宙所有的疑惑,當我入門後再回頭看聖經,才終於明白主耶穌基督開示的真義,我懂了追隨明師的禪修禪行才能活出天主的旨意,這一切都與宗教門派無關,關鍵只在於有沒有遇到明師。

於是,我衷心感恩當初接引我來到佛教如來宗如來精舍的同事,她送了我人生最棒的禮物,這份不但影響了我短短百年的人生,我更清楚的明白,這影響了我近乎永恆的靈魂,我一生最大的福報原來不是只是有疼愛我的爸爸媽媽,有個很好的學歷很好的工作,更不是遇到個很棒的先生和生下兩個可愛的孩子,而是我遇到了妙禪師父!

 

 

迷聞經累劫,悟則剎那間 師父讓我洗盡千年污垢脫胎換骨 柯小琳

    從很年輕的時候,就經常問自己,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找了很多書,也問過一些人,都有許多不同的詮釋.但總覺得沒有得到真正的解答.於是,我告訴自己,若我有足夠的智慧,應該就會知道答案了.
  但,什麼是智慧?又如何開啟智慧?
  每年新年,我都會列出讓自己可以開啟智慧的清單,無論怎麼列,都好像只是技能的增加,人際關係的拓展,和智慧似乎不太相關.應該說,我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智慧”是什麼!直到二年前,入  妙禪師父門下,才知道什麼是智慧及了悟生命的真實義!
  入門前的我,在朋友、同事眼中,是個努力且樂在工作的雜誌社業務部門主管,遇到任何挫折,總能以積極、正面的態度去面對.也有個疼愛自己、重視健康生活的老公,家庭算幸福美滿.但內心世界的我,其實經常擔心著逐漸年邁、身體陸續出現一些狀況的雙親;及幼時因一場日本腦炎而智力受損的大姊欣怡,她未來的生活照顧問題;還有自三歲多即患有嚴重魚鱗癬症,多年尋訪名醫仍無法改善健康的弟弟博文,三十多年來因免疫系統失調而導致性格極端暴躁的他,就像家中一顆不定時的炸彈,隨時就要摧毀這個家.午夜夢迴的淚水,更讓我憶起與自己感情最好,卻在八年前子宮內膜癌往生二姊君綺,不知她在另一個世界是否安好?即使是非常疼愛我的老公延旭,不管他如何全心的照顧我,卻對我那經常出現不算嚴重,卻檢查不出原因的小病痛無計可施。身為父母四個子女中唯一看似健康正常的我,對於不可知的未來,有一種說不出的不安…對家人健康的不安、對不知這段幸福婚姻能持續多久的不安,對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到底要什麼的不安(年輕時曾以為追求事業的成就,就是人生的目標,後來卻發現並不是)每隔一段時間,總會有個獨處的深夜,心中浮起一些問號?自己到底是誰?和浩瀚宇宙的關係到底是什麼?然後又在參不透後告訴自己,明天的太陽依然會升起.一切就交給上帝就是了。
  二00五年二月十九日 這天;改變了我的一生。
  一位我認識多年的廣告界好友許璧璘,在這一天,慈悲接引我和延旭入 妙禪師父門下禪修.至今二年又一個多月.每每想起這一天,就對這位好友(也是同修)無限感恩!他是我們全家的大恩人.沒有他慈悲的接引,我們全家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圓滿!
  記得第一次見到 師父,雖聽不懂 師父開示的佛理,但當我面對 師父時,心中有一股說不出的溫暖.這種感覺,就像流浪在外許久的孩子,在受盡委屈後,終於有一天回到家,重回母親的懷抱,不再擔心受怕而能有個好眠.喜悅的心化成了眼中的淚水,從此;那顆漂浮不定的心,就這樣,安了下來.
  第二天,寒冬的清晨,被自己冰冷的盜汗驚醒.高燒、胃寒且頭痛欲裂!緊接一陣做嘔,讓我不得不拖著虛弱的身子,扶著床邊,辛苦的往化妝室去.接著又是一連串的上吐下瀉.這些過去曾在不同的時間所發生的病症,竟一次全部出現情景;不僅把延旭嚇壞了,連我自己都覺得離天國不遠了.
  但奇蹟似的,就在幾個小時後,一切症狀停了下來.而我就如大病初癒一般,除了激戰後的微弱身體,沒什麼力氣之外;整個人就像一次洗盡千年污垢,脫胎換骨一般!有種不可言語的輕盈與舒暢.從那天起,我過往那些不明原因的小病小痛,也就不藥而癒了.
  你變了!”這是日後我最常聽到朋友對我說的一句話.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身心靈的健康讓我有了化妝品做不到的好氣色.而了解生命的真實義,不再對生命困惑所呈現出的安與定,自己更是清清楚楚,了了分明.
  “將這樣的福音傳播給更多的人”這正是我為自已許下永不停止的承諾.
  然而這樣的願,受惠最多的竟是自己的家人.
  媽媽、爸爸在陸續入師父門下修行後,不但身體愈來愈好,心情也輕鬆了起來(尤其在師父慈悲的渡了二姐,以及一直是無神論的博文也入師父門下之後).不可思議的奇蹟不斷的出現!博文三十多年來各大名醫治不好的病,在入師父門下不到半年,竟然啟動了他塵封三十多年的免疫系統.他出汗了!過去三十多年,他不曾體驗出汗的感覺,現在他每天都可以出汗了!而隨著體內的毒素能由汗水排出,不再積壓體內,竟然,博文那極端暴躁的習氣,也跟著轉動了.我們全家人對師父的感恩,無法用言語形容!對這樣一位大成就明師的大威德力,更是無上的讚歎!


後記:
在傳福音的過程中,我看到了許多過去的自己.
明明在苦難中,卻自以為樂的自己.
自卑到無法相信命運可以改變的自己.
傲慢到以為人定勝天,可以為所欲為的自己.
……………………
迷聞經累刧,悟則刹那間.
在於願不願意給自己一次機會.
我很慶幸二年前給了自己一次機會.
也很感恩璧璘師兄耐心無私的接引.
更感恩今生有幸得遇明師 妙禪師父!.
誓願今世在師父的帶領下.
一定要明心見性,利益十方眾生.

小琳 感恩合十敬上

                

 

取材自佛教如來宗網站http://www.rulaiweb.org/

創作者介紹

Niceday的禪行一片天

Nice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